udn 願景工程 都市在發燒 留路給風走
台南市西門商圈因大億麗緻酒店與迎風面垂直,風廊被阻絕,後方晶英酒店風速為0。 記者鄭維真/攝影

台南市西門商圈因大億麗緻酒店與迎風面垂直,風廊被阻絕,後方晶英酒店風速為0。 記者鄭維真/攝影

熱島空氣不對流…讓路給風走 多數縣市沒警覺

樹海、水岸向來是建商推案行銷的利器,但在綠帶、藍帶「第一排」占好蓋滿,建築物雖有獨霸景觀,卻擋住風進都市的入口,讓市區更炎熱,而多數縣市毫無警覺。新北市政府率全國之先,在板橋江翠北側試辦風廊建築管制,限制建築面寬頂多只蓋七成,讓路給風走,試圖為板橋「熱島」降溫。

江翠北側的一一七公頃重畫區是淡水河、新店溪與大漢溪的交會點,有感於熱島效應嚴重,新北市府端出熱島效應因應方案,其中一項就在二○一三年頒布「新北市板橋區都市設計審議原則」,首開台灣管制河岸建築的風環境先例,雖然重畫區只占新北市區土地的千分之一,卻是對抗熱島效應的里程碑。

為了讓河流的風能穿越江翠重畫區進到板橋市區,都市設計審議原則要求河岸建築從矮胖變瘦高,建物最大面寬只能是基地面寬的百分之七十,也就是基地寬一百公尺,建物寬度總和以七十公尺為上限;第一排的高層建築還須提出環境風場模擬,確保風進得去市區。

本報記者實地觀察現場的建築開發剛起步,只有零星推案,還很空曠。設計江翠建案的建築師林秀芬說,限制建物面寬對於室內的舒適度有幫助,但將來房子愈蓋愈多,風場模擬會更複雜,成效要再檢討。另外,高鐵台南車站特定區的都市設計準則中,也要求保留廿公尺南北向的風廊,確保通風品質,但這規定僅限特定區內,學者認為實質效果有限。

其實國際大城都面臨熱島效應的挑戰,德國弗萊堡位於德國黑森林南部,夏天來自山谷的涼風像是天然冷氣,當地的職業足球隊主球場原本要擴建觀眾席,因為新增的看台變高、會擋到這股天然冷氣,幾經評估後被迫中止,另外擇地蓋新球場。

成功大學建築系特聘教授林子平說,弗萊堡位於峽谷,就台北盆地易蓄熱,夏季高溫的熱島效應明顯,當地擔心增建的看台截斷黑森林的風廊,促成公民行動擋下增建工程。

香港二○○三年爆發SARS疫情,當時多數患者集中在淘大花園社區被檢出,港府檢討認為疫情擴散與建築物密集有關,因此將空氣流通評估(簡稱AVA)納入城市規畫與建築管理規範,改善香港的空氣品質與熱舒適度,也翻轉了城市樣貌。

香港人口密度是台北的二點六倍,建築物密集且爭相往高空竄升,夏季通風不良相當悶熱;香港天文台觀測九龍與新界溫差攝氏八度,都市熱島效應嚴重。

英商奧雅納工程顧問公司為開發商執行AVA,助理董事林雁東說,推動AVA十多年,新開發區如東九龍、啟德發展區等,通過AVA者建築高度可能更高,但不會好幾棟擠在一起,城市景觀、通風條件都變好,居民也更喜歡在戶外活動,通常體感溫度會降三到四度。

看更多報導:寶島變熱島 都市在發燒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