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網友:
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,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,感謝您的配合。

一封台大研究所的推薦信 道出她如何脫貧

2018-03-18 10:30:29聯合報 章凱閎

記者黃建亮/攝影
記者黃建亮/攝影

剛好有顆會讀書的腦袋 才告別貧窮

考台大研究所那年,張慧慈的大學老師為她寫了推薦信,上頭寫著:「如果你讓這個孩子上台大,那就證明了階級流動是可能的。」

清大人社系、台大社會所畢業,張慧慈的求學路上有張亮眼的成績單。卅歲的她,出生於藍領家庭,父母都是做工的人。國中以後,她就開始半工半讀,分擔一家六口的生計,甚至在年幼的弟弟罹患腎臟病時,龐大醫藥費幾乎全是她掙來的。

怎麼掙?「好好讀書啊。」張慧慈從小到大,拿了各式各樣的獎助學金,掐指一算「約莫有一百萬元。」

張慧慈的聰明無庸置疑。求學時,她的智力測驗成績在千人之中排名第三。她說,自己很幸運,出生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時代,又剛好有顆會讀書的腦袋,才告別貧窮。

但她也認為,透過教育翻身的時代即將過去了。現在的年輕人,眼前除了低薪、長工時的過勞未來,教育窄門也正在他們的眼前關上,「脫貧的機會越來越渺茫,而且我們的社會並沒有反省這件事。」

記者黃建亮/攝影
記者黃建亮/攝影

以下為採訪內容摘要:

像我這樣出生的人,我想不到比讀書更安全的事了。工人階級的家庭難以承受風險的,教育是唯一幾乎零風險,又能創造改變的途徑。

我人生最幸運是有一顆會念書的腦袋。求學期間,我幾乎不用買參考書,因為老師會把教材拿給班上排名前面的人;甚至是領清寒獎學金,也是要成績好的人才拿得到。

但在我下一輪的學生,可就沒這麼簡單了。入學管道越來越多元,你得花錢上補習班、才藝班,才能出頭;尤其網路普及後,知識看似更加流通,但資訊辨讀的門檻卻變得更高。誰能教他們該看什麼?不看什麼?對,就是他們的父母,也就是一個人的家庭背景變得更重要了。所以這年頭要靠教育翻身,其實更難。

這後面接續著更大的問題。當人人念大學,大學文憑變成就業必備的門檻,反而讓一些人被迫升學,像我的弟妹們,讀完私立學校,畢業後先扛上一筆債,剛工作的薪水又根本不夠他們還就學貸款,就陷入更大的窘境了。

現在誰有辦法幾年內混到一個小主管吃香喝辣?

而且,畢業時間拖晚,家庭對於我們的期待並不會往後延,比如孝親費、紅包該給多少錢;或是要求卅歲要成家立業,但現在誰有辦法在幾年內混到一個小主管吃香喝辣?我們比上一代晚開始熬,熬得時間又要更久,眼前是關關難過。

可是,雖然我看似對年輕世代感到悲觀,但我認為我們這代年輕人,擁有一樣上一代所沒有的——對於夢想的執著。

我曾聽過一位五、六十歲的長輩說,他們那一代人沒有夢想,因為他們唯一的人生目標,就是賺錢賺到脫貧,直到他們達成了,才發現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所以大人們不斷告訴我們這一代:「要有夢想!」我們因此從小心心念念著夢想啊夢想,直到長大才發現,怎麼要實現它這麼難?

這或許解釋了我們為何厭世吧?尋夢的過程本來就是痛苦的。

厭世只是表面 我們骨子裡是務實的一代

但厭世只是表面,我們骨子裡是務實的一代。我們知道這個社會的經濟不會再更好了,這是全世界景氣的波動;但沒關係,我們有新的夢想,去追求過往為了拚經濟而放棄的,比如說環境,比如說教育的公平性,甚至是人權。

這些事物好像沒有經濟產值,所以我們與決策者或老一輩產生衝突。他們覺得我們不切實際,說「拚經濟是為了我們好」,可是到底哪裡是為了我們好呢?我們可不想要每天出門就過敏發作,更不想要家後院的荷花亭變成停車場。許多以「我為你好」為名的作為,仔細想想都是很荒謬的。

所以我會認為,社會應該把話語權給生命較長的人,因為年輕世代會為自己的未來著想。

上一代害怕失去權力,因為他們焦慮著下一代會靠爸啃老,但這是個惡性循環。上一代反而要相信,權力放出去,下一代會讓你過得更好,因為他們會讓自己過得更好,而你也會在他們的未來藍圖裡。

我們從〇八年,就開始討論世代對立,卻始終沒有結果,因為世代之間並沒有開啟那扇對話的門。可是硬是撞開的門,又會留下無法弭平的傷痕。

太陽花學運遊行前一天 媽媽買黑衣說要一起去

世代對話並不是做不到,只是我們都需要個轉譯者。比如說我的家人,父母與弟妹,就是我聆聽不同世代聲音的管道。

記得太陽花學運最後一次遊行的前一天,我媽突然買了一件黑衣服,告訴我她要跟我一起去。我那時候很感動,因為我知道她懂自己是為何而去,她也理解我們這一代走上街頭,是想要實現我們希望台灣成為的樣子。

這是我理想中的世代共好。我們期待上一代的人說出「我懂你們的困難是什麼。」然後與我們一起想解決方式,而不是一味地想當我們人生的顧問。畢竟,彼此活在不同的時空下,缺乏理解的建議,就像沒有打地基的房子一樣,就算蓋得起來,也肯定很快就倒了。

我也希望六十歲的自己,能活在一個「下一代對社會有著很多很多夢想」的世界,那時的環境也能讓他們健康長大,而且未來還有許多值得讓下一代憧憬的事物。

每個世代都有各自的難題與想法,而且可能不是十年,四、五年就是一個新的世代。所以比我年紀更小的孩子們,他們在想什麼?關注什麼?我們也必須不斷思考這件事,因為我們很容易就失去對某一個世代的關懷。

這才是我認為真正的活到老學到老,也就是時時提醒自己去傾聽這個社會:它在更新什麼?又是怎麼變動的?這個變動,並不是指經濟怎麼變動?股市怎麼變動?而是這個社會裡面的人,他們是怎麼生存的。

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

【世代共好】數位專題

【世代共好】影音專區

分享給好友加入udn

相關新聞

回響/給高齡就業者 多點彈性

2018-09-01

「願景工程Action影音競賽」2018-世代共好

2018-06-19

六年級心聲:看我們賺那點錢 年輕人誰想結婚?

2018-03-23

不管你是23K或10倍薪 青貧世代都要認真過活

2018-03-23

接受吧!小確幸是時代必然

2018-03-23

像火車一樣準點的長輩圖...開啟活力一天

2018-03-19

跨越年齡的一堂課 青年教師帶銀髮長輩學3C技能

2018-03-19

長輩圖只要已讀 就是種情感聯繫

2018-03-19

投書/從宜蘭青世代看待「小確幸」日子 沉潛似無不可

2018-03-19

郝明義期許:兩代人都必須做出改變

2018-03-18

解嚴前是乖乖牌 導演:轉變劇烈到會身心分離

2018-03-18

一封台大研究所的推薦信 道出她如何脫貧

2018-03-18

熱門文章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