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世代共好 首部曲-世代共容
記者陳柏亨/攝影

記者陳柏亨/攝影

程天縱:歷練青世代 銀世代該放手了

「上一代態度 決定下一代的成就。」這是已退休的專業經理人程天縱的主張。面對願景工程提出的世代議題,他在筆記本上寫滿答案。

四年級的他曾任德州儀器、惠普、富士康,縱橫商場,退休後在兩岸協助五百多個創業團隊。「年紀到了,就該把舞台讓出來」,程天縱說,未來的世界一定是由現在的年輕人主導,「你的未來都在他手裡;我們這一代人,沒有辦法長生不老,也不該永遠佔據著舞台,把持著資源」;早點放手,讓青世代開始歷練,台灣才有希望。

以下是專訪紀要:

我想由三個觀點來看台灣的世代問題。第一是進化論,第二是價值觀,第三是大歷史觀。

時代不斷改變,人也持續進化。我們一直說大陸年輕人有「狼性」,台灣只有「小確幸」,那是因為兩岸經濟發展的階段不同──台灣三四年級創業一代,也有「狼性」,也是拚啊!大陸現在年輕的一代,才在走我們這一代走過的路。廿年後,大陸年輕人也都追求「小確幸」去了。

我們年輕人不斷進化,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有自己幸福的定義。有個故事大家都知道:富翁看年輕漁夫在沙灘上曬太陽,勸他要努力好攢錢再買船捕更多魚。漁夫說然後呢?富翁說你有錢就可以悠閒渡假,躺在沙灘上曬太陽。漁夫說,我現在不就是這樣嗎?

我們「狼性」長大的銀世代,還想當狼,創業者捨不得放手,到老退不了休、交不了棒,很苦啊。你說他「樂在工作」?那是「沒有進化的快樂」!為何老了才抬出來曬太陽?

我覺得銀髮一族要跟著進化,把青年一族視為導師,我們不能停留在狼性的年代,用那個時代要求現在的年輕人。我們要脫離我們狼性的工作心態,這是我們這年紀人要做的事。

第二是價值觀,每一代人的十之八九都是「小確幸」過一輩子,就像金字塔一樣,只有頂端的人會脫穎而出,不會人人都是王永慶。

年輕人覺得很苦,是因為沒有希望,看不到未來。我不願意批評,但這是政府的責任,要創造年輕人可以發揮的舞台,產業發展就像舞龍,政府是在前面跑的那顆龍珠,龍頭和龍身才會跟著跑。

政府有責任讓金字塔的底部,至少不會泡在水裡!

第三由大歷史觀來看,地球 四十八億年,人類出現只幾萬年,文明發展四五千年,高速科技進度才一百年。由這種跨度來看,我們能夠生長同一時代非常難得;不同世代也沒那麼大的差別,應該要互相扶持,追求幸福。

誰是「人生勝利組」、誰是「魯蛇組」,很難判斷,現在不必有怨。我大學(交大)時功課好的「勝利組」畢業就去美國,拿了學位,辛苦加入IBM、TI(德州儀器),從 R&D幹起,退休前當個部門經理,再回台灣,已經買不起房子了。

我不學無術,只能留在台灣找工作。那時外商待遇最好,我居然變成TI亞洲區總裁,好像比勝利組風光。可是當初進不了外商的,就去創業,現在不得了,同屆的李焜耀等人都是大老闆。我們打工仔,現在只能搭捷運!

人生很難在某時間點判斷贏還是輸,拉長時間看,有時結果正好相反。選擇沒什麼對錯,看每人價值觀。比如我管亞洲區營業額有多大,但我的薪水跟創業家不能比。我這種專業經理人,是由成就感驅動;創業家是由財富驅動,還不用被人管。

成功定義每個人不同,我的定義就是人生無憾,變得mature。這字是說隨著時間洗鍊,人也篤定;自己每晚睡覺反省,每天後悔的事情愈來愈少,就是mature。 

記者陳柏亨/攝影
記者陳柏亨/攝影

記者陳柏亨/攝影
記者陳柏亨/攝影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