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公路正義 公路安全大調查

借鏡荷蘭/高速路 龜速車不霸占內車道

儘管已傍晚時分,七月的荷蘭依舊太陽高掛。從荷蘭東部Deventer,車輛行駛筆直的A28高速公路上,朝一百公里外的阿姆斯特丹前行。單向僅兩車道的路幅,若非沿路指標,會讓人以為是在台灣開車的錯覺。尖峰時間車流不斷,但向左側望去,內車道卻是一片空曠,幾乎看不到車輛,這樣的景象,就知道「很不台灣」。

「我回台灣開車最不習慣的一件事,就是高速公路好慢!」高中時就在荷蘭求學、就業的張雲塵,一年總會回台探親好幾次。雖然台灣高速公路速限普遍比荷蘭高,就算在非尖峰時段,國道速度卻沒有比較快,問題可能就出在內車道被占用了。

台灣交通法規雖然規定內車道是超車道,卻又表示「要以最高速限行駛」,造成模糊空間,取締上也有一定困難。

張雲塵曾有在無速限的德國高速公路內車道開一百七十公里「照樣被叭」的經驗,就算大家都以最高速限行駛在內車道,還是照塞。占用內車道情況,不僅拖累國道行駛效率,也是某種「公路不正義」。

但荷蘭高速公路車道與台灣相仿,單向多在二至六車道間,為什麼荷蘭的內車道可以做到幾近淨空?荷蘭擔任交通顧問的資深警官A van.Lubek說,荷蘭交通法規明白規定,內車道「僅供超車」,荷蘭人普遍都有「不占用內車道」的駕駛習慣。

荷蘭警方也透過「嚴刑峻法」,強迫規範用路人。Lubek說,高速公路每隔二至三公里就有監視器,「如果一直開在內側車道,就會接到罰單」,他還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「We are watching you」!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