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公路正義 公路安全大調查

借鏡日本/肇禍賠天償+恥文化 很重禮讓

幾十年來,日本經歷了兩次「交通戰爭」。通過宣傳正確的交通知識,完善法律制度,交通事故、死亡人數都大大減少。這兩場戰役,日本政府打贏了。

日本警察大學交通教養部部長早川治表示,二○○三年日本政府訂下交通事故死亡低於五千人以下,實現「道路安全世界第一」的十年計畫。二○○九年的死亡人數就跌破五千人;去年更降到四六一二人,比一九七○年歷史高點一萬六七六五人,少了七成,世界排名第二,僅次於英國,第三名是荷蘭。

第一場交通戰爭在上個世紀五○到六○年代。當時日本汽車開始普及,「路是給車走的」潛在意識逐漸成形。每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,都在一萬人上下,不亞於一場內戰。主要是汽車撞死行人。

自動車安全運轉中心理事長小林武仁指出,交通事故的巨大損失,讓日本政府開始重視,並採取種種對策,例如加強設置交通號誌、嚴禁超速等,輿論檢討「汽車優先」的交通意識,漸漸導向「行人優先」。

小林武仁說,日本也在立法上努力,比如駕車人在看到行人準備過馬路時,汽車必須完全停車讓行人先走。所以現在只要行人一腳跨到斑馬線,日本司機也會停車讓行人優先走,否則司機不僅可能被吊銷駕照,還可能面臨五年牢獄之災。

一九八○年以後,日本經濟再度發展,汽車更普及,車禍傷亡數字又回到每年一萬人以上,日本人稱它「第二次交通戰爭」。

自動車安全運轉中心理事石川博敏說,這期間日本還是以強化法律解決交通問題,例如嚴懲酒後駕車,致人於死將被判廿年徒刑,車上同乘的人也有罪。嚴刑峻罰、強化

教育宣導,加上交通事故的民事賠償往往是天文數字,諸多條件養成人人守法的習慣,順利把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減下來。

「加強執法也不可少。」東京都警視廳交通總務課長吉田知成說,雖然多數駕駛人已有禮讓習慣,但妨害行人安全事件仍在路口發生。去年東京都交通違規取締一百零二萬件,不禮讓行人仍有六千八百件,其中以車撞老人占七成最多,東京都一百多個警察署經常在事故多的路加強執法,成效不錯。

「在日本過馬路是行人優先,在台灣是膽量優先。」常到台灣考察的日本NHK放送文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山田賢一如此觀察。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