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公路正義 公路安全大調查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。
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。

見警率太低 民眾守法精神不見了

台南去年A1類死亡人數較前年暴增四十六人,增加率近三成,市民楊華珍批評就是見警率太低,駕駛人「才這麼隨便」;市政府一名官員也說,台南雖已升格為直轄市,

但治安卻逐漸鄉村化,沒看到警察,久而久之,守法精神就愈來愈低落。

不願具名的官員指出,「台南市好像是鄉下,很少人會遵守交通規則。」他認為行車習慣好壞固然重要,但主政者是否重視才是關鍵。

縣市合併後,台南市警察局遷到新營,雖然交通大隊還留在台南市區,但警察局長等高層就像頭腦,交通大隊只是手腳。「長官沒在身邊盯著,你也會稍微放鬆一點吧!」高層不在市區,自然影響見警率。

台南市交通大隊長呂青霖解釋,局長陳子敬一上任就在各大路口設置了一百多個交通崗,努力提高見警率;但台南汽機車數量暴增,從前年的一百九十九萬多輛,增加到去年的兩百零四萬輛,車多就會提升車禍機率,顯示必須要有一條鞭的配套做法。

執法強度和見警率對交通是否相關?數字會說話。台北市二○○九年舉辦聽奧期間,雷厲風行取締汽機車不禮讓行人,當年行人傷亡人數不到兩千人;但聽奧結束後,執法強度也跟著下降,傷亡陡增了三百卅六人,去年數字仍持續攀升。

以全台過去兩年來看,警方執行不禮讓行人與行人違規勤務的取締件數,台北市幾乎是其他縣市的總和,都在五千件上下。但今年一到七月,台北市執行件數約兩千六百件,其他縣市共四千一百多件。

來台兩年的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傅康就觀察,台灣警察似乎比較偏重「事後補救」,「如果看到路上發生車禍,警察一定很快就會出現」,但比較少做到事先預防,荷蘭警方執法就非常主動;有時,他在路上看到交通違規事件,例如騎機車三貼,警車就開在後面,「但什麼事也沒發生」,令他很疑惑。

台北市交通大隊長黃勢清表示,相較於其他各縣市,台北市交通隊員勤務繁多,加上交通警力奇缺,在執行汽機車不禮讓行人的勤務上,難免力有未逮,無法全時段、路段執行,但這項勤務仍持續進行中,各分隊在市區路段選定兩個路口執行,郊區則是一個路口。

黃勢清說,各分隊評比項目中,取締未禮讓行人都列在前三項,不過要真落實,也須各分局支持,「警方在執行上也有難處,拉高執法強度,動輒被扣上搶錢大帽子,強度弱了,又會被外界批評不夠重視。」

「公司會懲處,司機就會怕。」首都客運多年來在路口取締該公司駕駛未禮讓行人,稽查員和司機都有很深的感受。若將首都客運當成社會的縮影,要建立禮讓文化,除了宣導及交通工程面,警方的執法強度仍是一大關鍵。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