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公路正義 公路安全大調查

問題/台灣馬路設計不良 「街道會殺人!」

在新竹常見民眾因騎樓被占,路邊又都是臨停車,被迫走上快車道。 記者高宛瑜/攝影
在新竹常見民眾因騎樓被占,路邊又都是臨停車,被迫走上快車道。 記者高宛瑜/攝影

「台灣的道路設計不足以保護人車安全。」長期研究街道設計的中原大學教授趙家麟說,當大家把目光聚焦在駕駛和用路人的違規行為上,常忽略不良的街道設計,其實

「街道,會殺人。」

「車道寬不一定安全。」趙家麟統計新竹市的行人、腳踏車相關車禍,做出一張「血跡地點圖」,發現九成的車禍,不是發生在巷弄,而是在大馬路。

「為什麼?因為大馬路上好飆車。」趙家麟說,台灣不少市區道路,一個車道寬度幾乎都在三點五公尺以上。

他曾到歐洲、日本考察,發現國外有些車道僅寬二點五公尺,車禍發生率反而低。

趙家麟說,台灣有太多事情長期都向美國學習,包括道路設計也是,「這根本學錯了!」「台灣是島國,面積小」,遇到塞車就要求增道、拓寬,「結果就是沒了人行道

。」

趙家麟說,卅公尺的斑馬線,老婦人拄著拐杖蹣跚走過、媽媽抱著嬰兒跑過的畫面,天天在台灣上演。年輕人身強體壯,過馬路不是問題,但身障者、老人要過長長的行人穿越道,是很大的壓力。

他表示,英國、荷蘭街道設計,有許多保護行人穿越馬路的設施,其中一樣就是「跳島」設計,行人不必一次就過完馬路,走到「跳島」時可以暫停等車過,兩端有柱墩提醒車輛閃過,保護中途暫停的行人。

趙家麟說,違規的駕駛或行人當然都不對,但車禍有很多因素,但我們的道路設計的觀念與技術都太落後,無法讓各種不同用路人的行為,獲得有效引導或規範,以至於街道亂象與事故不斷,大家同蒙其害。

曾鑑定過車禍的交通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張新立,也長期關注道路的安全。

張新立表示,不管搭哪一種車,「最後一哩路,一定是用走的!」所以道路設計首要的考量,「是給行人走的空間」,國外有些小巷弄,甚至禁止車輛通行,只保留給行人。

但他發現,台灣從以前到現在,從沒改變的道路思維,「車子走完了再給人走,」張新立直言:「這是殘暴的設計,一點都不正義!」政府在規畫交通工程時沒做,回頭再來談取締、處罰。

張新立說,「動」車和行人搶道,「停」車也和行人搶,到處可見路邊違停,停一排不夠、再停第二排。久了大家不願走路,「就像輪迴一樣,一直找不到轉好的那個點

。」

張新立認為民眾要教育,但更該教育的是公部門和立委。
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...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。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