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dn 願景工程 公路正義 公路安全大調查
在荷蘭街頭到處看得到掛著「L」學習車牌的車輛,駕駛人取得駕照的過程既漫長又昂貴。
 特派記者曾吉松/荷蘭攝影

在荷蘭街頭到處看得到掛著「L」學習車牌的車輛,駕駛人取得駕照的過程既漫長又昂貴。 特派記者曾吉松/荷蘭攝影

借鏡/荷蘭七秒沒看一次後照鏡 路考重來

靠近海牙郊區的anwb駕訓班辦公室,滿是青春面孔。十七歲的van Bruggen跟著教練Jan Venugen坐上了車頂掛著「L」字樣的車子,發動引擎、緩緩地開上路,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開車上路。荷蘭駕駛人普遍遵守交通規則,是禮讓文化成功的原因之一,此外,嚴謹且嚴格的駕訓與考照過程,更扮演了關鍵的角色。

荷蘭街頭常可看見掛著「L」(learning)學習車牌的車輛。anwb是當地頗具規模的駕訓班,經營項目還包含保險、道路救援等業務,一年學員超過一千人,anwb Rijswijk區總負責人M.van Ruiten說,荷蘭青少年十六歲半就可報名駕訓班上路學習,過去規定十八歲才能考駕照,去年降到十七歲,但十八歲前開車,需有五個名單中至少其中一名監護人在旁,不可單獨上路。

台灣採場地考、路考還在試辦階段,考生只要熟記口訣,要拿駕照一點都不難;甚至不少駕訓班還會打出「原地考照」吸引學員,考生拿到駕照後,不是不敢上路,就是把交通法規統統「還給」駕訓班。

van Ruiten說,荷蘭駕訓班包含四十至五十堂課,除了先上十堂理論課,教導車子結構,其中還包括五堂駕駛模擬機,教練會根據學員的反應與資質安排適合的道路課程。

anwb沒有「駕訓場」,學員就是直接上路學習,像van Bruggen這樣的實駕課程至少就有廿堂課,包含一般道路與高速公路,訓練過程中非常重視路況。

不像台灣考照有「評分表」,荷蘭考官沒有一定的標準,全憑「自由心證」,一點小誤失,就可能被判出局,下次再來。很多人在駕訓班待上一年還拿不到駕照,是稀鬆平常的事。

高中時跟著父親外派荷蘭,留在當地定居、工作的張雲塵,也是第三次才過關,他說,第一次被刷下來,是因「沒有每七秒看一次左右照後鏡」,第二次則是弄錯了路權優先順位,「在不該讓時讓了」,也不行。

荷蘭駕照不只難考,還非常昂貴,初次報名費用在兩千至兩千五百歐元間(約台幣七萬兩千元至九萬元),若第一次沒過,就要再花上五百歐元(約一萬八千元)。當van Ruiten聽到台灣駕訓班學費只要荷蘭十分之一,簡直不敢置信。

在荷蘭留學,也留在當地工作的謝安琪說,她有朋友前後足足花了一萬歐元才拿到駕照,簡直已是台灣一輛國產小車的價格。

由於台灣駕照可直接換成荷蘭國際駕照,「朋友都羨慕死了!」一般來說,荷蘭考照過關率約僅五成。
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...
我開車我禮讓,揭發不公不義的道路亂象,公路正義要你支持,加入公路正義粉絲團拿好禮。

相關文章

Mor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