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 A+

採訪側記/日重產地標示 為農民辛勞說「故事」

2014-08-04 00:00:00 聯合新聞網 聯合報/記者侯俐安/日本採訪

每次去日本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無論學校、餐廳或超商,總能輕易看見農民的身影,一籃籃的蔬菜、水果,冷冰冰的價目表旁,可以看見大大的護貝紙張,寫上農民的名字、農場、農法,還有他一家大小抱著蔬菜的笑容。買一包米回家,煮飯時也看得見碗中粒粒白米,是哪位農民的辛苦結晶。

抵達京都第一天,為了到龍谷大學採訪,住在學校附近的小旅館,那邊是伏見區的一個小站,傍晚散步逛進一家小超商,一整櫃的米產品琳瑯滿目,無論是包裝米,或是梅子粥、玉子粥的速食包,或是類似年糕的米餅,還是米麵條、白飯速食包,一定會寫上產地。

這些米來自北海道、新潟、豐岡,有些是由一群人種植,包裝印有他們的照片、理念,消費者可以透過包裝,很輕易地認識辛苦的農民,也許可以多一些信任、多一些疼惜、也少一些浪費。在豐岡採訪白鸛酒時,更能證實故事的重要性。

台灣食品大多標示「出產地」,然而「生產地:台灣」意思是,產品在台灣加工。但究竟原料來自何處?消費者往往摸不著頭緒,久而久之也不那麼在乎了。相對地,不被消費者重視的農民,辛苦種出的稻米,大多交給公糧、或給碾米廠收去,以量計價。

以量計價的後果,逐漸讓農民以生產為目標,呵護土地、減少用藥,成為其次。有些理想性較高的農民,轉以追求有機農業,撐過三年陣痛期、達到標準,在有機商店販售,打平過去的損失,獲得較好的利潤;但撐不過的,即使知道農藥不好,但友善土地生產,難以獲得政府支持、消費者也看不見。

這類的台灣小農要販售所謂友善土地的農產品,總是要靠自己自產自銷,設計品牌、LOGO,設計網頁、或在臉書上費心說明,才有機會打出一片天。相對地,日本的農民卻幸福許多,政府會想盡辦法替農產品找出路,交通要道有千餘家「道之驛」、全國有上萬家農民市場,販售當地農產品。

事實上,日本從上到下貫徹農業政策,現今可見嚴格標示產地、道之驛及農民市集等,幾乎都來自一九九○年代。當時日本即將加入WTO,以小農、家庭農場為主的結構,勢必無法與便宜的進口貨競爭,日本有百分之六十的人口集中在百分之三的國土,他們把握最大優勢「把產地當成消費地」,推動地產地銷、以農民市集為中心。

農民市集將生產者照片、資訊,提供給消費者,由各地農協(農會)負責檢驗,消費者知道誰在生產、生產者知道誰在消費,即使進口農產品便宜,但來源不明、身分不清,新鮮度也一定輸給國產。於是至今已有一萬六千多家農民市集、一○三○家道之驛,形成正向循環,正是日本用地產地銷對抗全球化的做法。

除此之外,日本嚴格要求稻米標示產地,來自廿年前一次冷夏,那一年,天氣影響稻作欠收百分之三十,在不得不進口情況下,消費者無法分辨,白米中摻雜加洲、泰國、中國稻米,從此以後,包裝米中日本、各國米各占多少,都必須寫得一清二楚。

台灣從二○○四到二○○七年,耗時三年建立農民市場制度,新竹已有相當成熟的範例,卻在政黨輪替後停頓,直到去年九月廿六日,花蓮兩家農會再次推成,每個月有七十萬元營業額、一年近千萬,證實農村絕非只有觀光潛能,農民市場更有其潛力存在,只是欠缺整合農村婦女、老農青農的能力。

常有人說台灣晚日本十年,但是友善土地、地產地銷及產地標示,台灣整整晚日本廿年。直到去年國內爆發進口混充米事件、嘗到苦果,農委會總算啟動台灣米標章,讓吉野家等示範單位標註台灣米,但顯然腳步仍慢了。到底時能跨出第一步?當台灣面對全球市場時,該如何提升農村競爭力,已經是刻不容緩。

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

相關新聞

台灣篇/全台農地 土壤正在「慢性自殺」

2014-08-04

slideshow/借鏡日本

2014-08-04

slideshow/台灣土地的悲喜

2014-08-04

採訪側記/日重產地標示 為農民辛勞說「故事」

2014-08-04

日本篇/一念留住白鸛飛田

2014-08-04

日本篇/綾部小鎮 市長拉青年回農村

2014-08-04

日本篇/針江聚落 人、魚、田共存共生

2014-08-04

日本篇/生物認證 白鸛清酒名聲響

2014-08-04

日本篇/無農藥減農藥復育農法 豐岡白鸛再現

2014-08-04

名家觀察/里山不是夢…日農民做得到 台灣呢

2014-08-04

台灣篇/借鏡日本 友善土地…慣行農法該改了

2014-08-04

台灣篇/水田溼地 挖生態池讓土地活過來

2014-08-04

台灣篇/手工除草救地 撿福壽螺餵鴨除害蟲

2014-08-04

熱門文章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