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伃均

1994年生
47%灼傷
台北市,學生。

鄭伃均(六)出院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江佩津

做鞭炮的復健。 攝影/江佩津
做鞭炮的復健。 攝影/江佩津

就在距離醫院的不遠處,八仙事件傷者及家屬們所組成的「台灣627八仙塵爆公安事件受害者保護協會」正從228公園遊行至高檢署,只是不巧下起了大雨,雨天的行走不便,加以身上還有包紮的傷口,伃均只能待在醫院裡做著復健,由媽媽跟哥哥前去參與遊行。

在病房中,伃均與鄰床的傷友緊盯著電視看,只要一出現與八仙相關的新聞,病房中的人就會停止交談,聚精會神地看著新聞如何講述這些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。

如果天氣好,伃均本來是一定會參與的,重建手術後至今,她已經可以下床走動,在遊行的前一天,暫時離開醫院一個下午,由家人們推著輪椅,逛逛街、散心,掃去整個年末以及假期都待在醫院的鬱悶。

在醫院中,有每天的復健功課,從下床走路、爬樓梯到各部位的訓練動作都有,復原之餘,也要跟持續增生的疤痕以及硬掉的關節賽跑。

年節前夕,職能治療師帶來了色紙以及吸管,是做鞭炮的材料,讓傷友做美勞、恢復手部較細緻的功能。把紅色色紙黏成圓圈狀後,再用剪刀尖端剪出小孔,讓吸管可以穿過去,把紅色的色紙鞭炮串連起來,職能治療師以及家人們在旁邊一面看著傷友用剪刀,緩慢、紮實地剪著,一面不忘提醒小心不要剪到手。

伃均低頭不發一語,很快地就完成了今日的作業,因為以前喜歡做手工藝,再加上重建手術後,原本功能恢復不佳的右手,現在也能夠握得住剪刀。

完成的鞭炮就放在桌上,大家稱讚說做得很好。

作業完成後,伃均拿出前幾天傷友來探病時送的禮物,是迷你樂高積木(nanoblock),盒子上秀出組裝完的成果原子小金剛。「有傷友說,這很適合用來復健。」比一般樂高還要迷你的積木,只有一半大小,難度相對來講更高,對於手部的燒燙傷來講,可用以恢復手指的功能。伃均無畏地打開包裝,把積木倒出來,努力開始拼著。

「這個跟我之前玩的不太一樣,沒有編號在上面。」伃均在病床上換了位置,改成趴姿,看著說明書,耐心地挑出最下面一層的積木。

從去年底入院至今,在醫院已經待上了一個多月,歷經重建手術,再度取皮、植皮後的劇烈疼痛,還有拆線、拔釘,在農曆年前終於可以出院返家,但現在依舊困擾著伃均的就是身上各處時不時的抽痛,表層、深層皆有,一痛起來,她完全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。

醫生在巡房時,聽到伃均的症狀,便說:「多動就好啦!」

「可是痛的時候,伃均就會心情不好,更不願意起來走動。」哥哥反應道。

醫生見怪不怪地解釋:「現在肌肉繃得很緊,疤痕本來就會痛。」他說,「一般人平常就會動到身上許多肌肉,但他們(傷友)不會,這種時候家人就多按摩,去促進他們肌肉的血液循環。」然後馬上往趴著的伃均身上馬殺雞了起來,所有人都被醫生的舉動嚇了一跳。

「這樣有沒有比較舒服一點?」

伃均笑得不停,對著醫生點點頭。

「而且不能輕輕按喔,以後就要多幫她按摩。」

「聽到沒有!」伃均對哥哥說。

「什麼!」哥哥抗議道。

鄭伃均(七)回到事件的那一刻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江佩津

正在復健的伃均。 鄭伃均母親提供。
正在復健的伃均。 鄭伃均母親提供。

「就說吧。」姐姐在一旁,催促著伃均,慢慢說出事件發生的那一刻。6月27日,那一天,也是她21歲的生日。

穿著白色無袖上衣、帶著護目鏡、手臂上是派對當天的紋身貼紙,在事件發生前,她拍了張自己21歲的樣子,相機裡留下的是那天歡笑的照片。

「選錯地方過生日了。」伃均苦笑,娓娓道來當時自己在八仙的原因。

坐上公車就可以抵達的八仙樂園,舉辦著國外也會出現的color party,在這之前沒有參加過派對的伃均,看到活動訊息,覺得活動也不算晚,九點就結束了,她說:「想給自己一個機會。」去認識多一點人、多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,便跟著友人一起到八仙參加活動。伃均就讀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時,因為是轉系生,跟班上同學並不算熟,也在那天巧遇了班上的同學,一起玩一起笑鬧、多了許多互動,當天熟識了起來,從下午到事件發生之前,伃均說,她是很開心的。

直到在泳池的那一刻,穿著無袖,沒有衣物覆蓋的皮膚,皆被火舌燒傷。

事件發生的當下,她聯絡了當時的男友,直到上了救護車、前往醫院的路上,再打給家人。一場火、一個大型派對的工安意外,改變了伃均,以及整個家,先是在加護病房中努力活下來,然後是出院後與疤痕戰鬥、復健的漫長過程,全家人皆身在其中。

「在大火熄滅後認識了這些能共患難的朋友

 在最無助的時候感受到那些溫暖的雙手

 在自己最醜的時候看清了那些轉身離開的人」

事件後,伃均在facebook上書寫下自己的心情。參與派對那一天是她想要跨出人生第一步的那一天,同時也是改變了她的一天。從小時候開始,到她進入大學後,大多都是跟家人一起度過,下課後媽媽會問要不要一起吃飯,她就會回家跟媽媽一起吃,假日時,她跟媽媽也常常一起去逛街。

事件的那一天,她選擇出去玩,認識許多朋友,這些朋友也在出院後重回陽光基金會復健,大家在那裡,互相扶持、加油打氣。

「她一直都是滿乖的,沒有加什麼活動的小孩,她覺得她第一次參加這種party就遇到這樣的事情,真的很衰。」姊姊在旁說道。

伃均低著頭不發一語,這樣的想法也許也時常在她腦海中縈繞不去,如果不在那裏過生日,如果……但她眼下能做的,便是繼續把這條已經踏上的路繼續走下去。

「均均加油。」旁人會這樣對著她加油打氣,而她也會繼續對自己這樣說著,就像過去遇到困難跌倒、失落的每一刻,仍不願放棄。

鄭伃均(八)年節,與家人團聚的時光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江佩津

過年出遊,伃均拍下自己穿著壓力衣的雙腳。 鄭伃均提供。
過年出遊,伃均拍下自己穿著壓力衣的雙腳。 鄭伃均提供。

伃均如期在過年前出院返家,出院前還開心地跟醫院中的醫生、護理人員合影留念,43天的住院日子,每次手術後需要嗎啡止住疼痛、漫長的復原,以及不能偏廢的復健行程,對身心帶來了許多負擔,但醫護人員的悉心照顧依舊溫暖了伃均與家人們的心。

「重建很辛苦,但你們都會盡力讓我不痛,還會逗我笑、幫我分散注意力。」伃均滿懷感謝地說道。

距離八仙事件以來,已經過七個月,哥哥說道:「七個多月了,雖然很苦,謝謝有大家互相關心,這一路走來不孤單。」

農曆年節裡,台北陽光普照,伃均穿上壓力衣,讓手術後的疤痕努力不要那麼張狂地生長。

搭上捷運,在台北到處走走,陪著多年在國外生活的姐姐逛逛。

「姐姐還沒看過ATT4Fun,所以就陪她去,因為姐姐在台灣也沒剩幾天,她想幹嘛就陪她幹嘛。」

原本在事件之前,伃均的夢想就是跟姐姐一樣,畢業以後到澳洲工作。在念書的時候,伃均就會到外面去打工、賺零用錢,笑說:「因為這樣買自己的東西就不用跟家裡拿錢。」以前做過餐飲業但很消耗體力,所以轉至補教業,只是姐姐提到如果到澳洲工作,一開始都還是做勞力較為吃重的工作為主。

姊姊的手和伃均的手。  鄭伃均提供
姊姊的手和伃均的手。  鄭伃均提供

「過年的時候人還是很多,出去沒辦法逛一天,可能半天就累了。」伃均說,還去松菸看了海賊王的展覽。

年節是全家團聚的時刻,在經歷過八仙後,更是想要珍惜可以聚在一起的時間。放完年假後,姐姐就要返回澳洲,伃均說:「現在想說就先陪姐姐,她回去會有點捨不得,家裡會變得比較安靜,至少她在的時候多一個聲音,她會一直念我說『手要動啊』、『不要一直躺在那』。」把忍不住想要偷懶的伃均挖起來。

當姐姐在家,不時就會對伃均說:「來,來凹手。」認真的模樣,讓伃均直呼好可怕,但還是乖乖地把手交出去,然後被凹得哀哀叫,只要姐姐想到,她就逃不掉。但也是因為姐姐這樣的嚴格,讓她在自醫院離開、回到陽光復健之間的空檔,仍可以(被強迫)繼續保持每日的功課,透過手術與復健相輔相成,讓她有一日能夠回到那個陶醉在陽光中、太陽的孩子一般的自己,繼續著每天的進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