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八)用歡笑聲,調劑辛苦復健之路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依欣與好友宛儒一同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 圖/洪佳如
依欣與好友宛儒一同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 圖/洪佳如

這日新北重建中心休息室內,洋溢著一股熱絡氣氛,原來昨天傷友家屬們,為家人舉辦一場五月慶生會,改變過去家長座談會的談話形式,家屬提出聚餐的點子,每位家長與傷友提供兩至三道料理,利用中午午餐時間,一面討論相關事宜,也能讓孩子一起同樂為當月壽星獻上真誠祝福,是一舉多得的定期聚餐!

依欣在臉書上分享爸爸的手工豆腐,向陳爸爸、陳媽媽詢問有沒有展現一身好手藝,讓大家品嚐,媽媽靦腆的說,那是剛好親戚好心贈送豆子,自己又從花蓮帶原料上來,才能在台北租屋處重溫自家手工豆腐的風采。「說不定下一次慶生會,可以自己做豆腐給大家吃!」陳爸爸靈機一動的提出這項建議,但想一想還是作罷,就怕純手工做的豆腐量不夠多,不夠大家吃。在這裡,傷友家長、伴侶嘗試用每一個改變,試著為家人辛苦的復健行程增添樂趣,也拉近彼此距離。

復健結束後,依欣和好友宛儒同坐一台計程車準備返回租屋處。復健之路遙遙漫長,為了減輕傷友交通負擔,新北市政府與計程車、汽車業者攜手合作,友善提供北北基桃地區接送服務,補助傷友部分補助交通經費。因此,在每日往返租屋處與新北重建中心的路上,陳家接觸許多計程車司機,湊巧的是,一家人時常遇到在台北打拼的花蓮同鄉、花蓮女婿,時常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,讓陳爸爸話閘子一打開,便與司機暢談家鄉事與女兒北上的復健點滴。

在計程車內,大夥兒有說有笑,暫時將復健的辛苦拋在腦後,隨著近來氣溫不斷飆高,壓力衣穿在身上更是難耐不適,讓依欣哪裡也不想去。一直以來,依欣日日投入辛勤復健,並勤勞戴上暱稱「面膜」與「紅龜粿」等裝備。壓力面膜屬於矽膠材質,較不透氣,但能夠幫助疤痕壓得更加平穩、美麗,傷後至今,依欣已經戴上好長一段時間;紅龜粿則是特製粉紅矽膠片,塞在指縫中能夠避免指間長出「蹼」,也能降低手部的疼痛感,傷友身上所穿戴的每一樣工具都有著功效與期許。

現在的依欣,相當熱中一款手機改圖遊戲,相片中的她眨著一雙靈動大眼與長睫毛,表情相當逗趣自然。貼心的依欣,也為親愛家人合成一張張令人會心一笑的照片,她的巧心讓家人之間的歡笑聲不斷。令人開心的是,目前依欣手背恢復狀況良好,當初於高雄長庚醫院植皮,所留下的格狀痕跡,現已漸漸恢復光滑;而依欣最大的心願,是臉上的疤痕也能夠隨著時間過去,慢慢恢復到膚色狀態。雖然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但她始終不灰心,願意忍受矽膠面膜的悶熱感,耐心等待時間的復原力量。

八仙事件即將滿一年,新北重建中心將在六月舉行表揚會,見證傷友們勤勞不懈的復健進度,肯定不輕言放棄的毅力。在這裡,每一位傷友,每一個家庭,不停歇的持續付出,並樂於與其他家屬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樂趣,他們努力用行動,讓每天的日常復健過程,成為對未來的盼望;用歡笑聲調劑苦悶、煎熬的生活,成為彼此親密的戰友。

一年過去,八仙事件的傷友艱辛走過人生的低谷,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是他們心中閃爍光芒的希望。

陳依欣(十九)之前、以後,截然不同的人生風景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在八仙事件之前,在外地打拚的依欣於台北承租公寓,忙碌的都市生活,因有愛貓佐佐貼心撒嬌、作伴,沖淡不少在外地的寂寞,也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,依欣疼愛她的貓,將貓咪視為家人般重要的存在。

「只是沒想到,沒多久就被炸了。」依欣無奈苦笑著,好不容易與愛貓培養出感情,卻因一場意外暫別心愛的貓咪,貓咪由朋友代為照料,眼看八仙事件即將滿一年,同時意味著事發有多久,分離就有多長。

八仙事件使得每位傷友的人生形成一道巨大的斷裂,人生從此分為之前、以後,就此有了截然不同的變化與願景,既有的藍圖全盤打亂,身體機能必須重新再建。

臉書上,偶爾會看見依欣張貼愛貓的舊照,她總親暱的喚牠為兒子,望著照片,心中興起對往日生活的眷戀。只是埋首復健進度的她,至今仍無法迎接心愛的貓咪回家。

「爸爸說要等到傷口穩定後再說,加上目前借住親戚家,還不方便養寵物。」種種因素考量,目前陳家都不適合飼養寵物,恐怕要等待身上傷口穩定,重回花蓮家鄉久居,依欣才有辦法接回心愛的佐佐,重溫過往生活的寧靜與美好。

提起下一步的人生規劃,依欣搖搖頭回答:「現在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耶。」目前的她,沒有太多旅行欲望,心中嚮往的不再是外在的追求,而是相當踏實的,希望能在身上一點一滴重建力量。

最令人高興的,莫過於依欣努力投身復健以來有顯著的成果。現在的她,偶爾外出與朋友歡唱、小聚,調劑一下規律認真的復健生活,並與新北陽光重建中心的夥伴們一齊為相同的目標而努力,雖然起步復健的時間各不相同,但是重返生活軌道的決心並無不同。

一路走來,願景記者從依欣轉院至花蓮慈濟開始,看著依欣重拾對身體機能的掌握,因復健進度良好,而日趨俐落的背影,以及如何不斷調適心中的陰影、大方面對媒體時的應答,在朋友前盡量呈現樂觀的一面,並誠實的向家人表達正、負面的情緒。用盡力氣,依欣試著用坦然接受的態度,面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意外。

一場嚴重的公安疏失,使得台灣近五百位傷友與家屬,被迫放棄原有的生活,終身與傷口、疤痕抗衡,不斷在希望與絕望之間擺盪。身為公民的我們,應該共同承擔什麼樣的社會責任?這是大眾必須認真檢視的課題。

願景工程八仙事件週年論壇,即將在6月26日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,屆時將邀請各界專家、學者,以各領域專業探討,共同面對台灣公安的缺失。學習瞭解,是那夜以後,最重要的事。

陳依欣(二十)東部設立重建中心的可能與瓶頸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職能治療師王崇名每週固定探訪,為依欣修改壓力衣與壓力面罩的貼合度。 圖/洪佳如
職能治療師王崇名每週固定探訪,為依欣修改壓力衣與壓力面罩的貼合度。 圖/洪佳如

對家鄉在花蓮的陳家人來說,陽光基金會若能在東部成立重建中心,就能就近照顧女兒,一直以來都是陳爸爸心中的一個盼望。為此,願景記者訪問東區服務中心魏昌波魏主任,希望能深入瞭解東區服務需求與未來興建重建中心可能性。

目前陽光基金會於花東地區服務330名傷友,對象可分為口腔、燒燙傷、先天顏面損傷,其比例約為6:3:1。其中,燒燙傷傷友以兒童為主,居家意外導致燒燙傷佔大多數。

東區服務中心團隊成員為一名主任、三名社工以及一名職能治療師,台東工作站則由一名組長與兩名社工服務。彼時,當依欣尚在花蓮慈濟醫院就醫,王崇名職能治療師每週固定探訪並隨身攜帶工具,隨時為依欣修改壓力衣與壓力面罩的貼合度。王治療師忙碌的身影,扎實的專業實務經驗,給予依欣與病榻前的陳爸爸、陳媽媽相當多的支持。

只是,花東地區目前只有一位職能治療師,每週需要來回花蓮與台東數趟,才能負荷東部龐大的工作需求,奔波、忙碌的行程相當辛勞。可喜的是,從八月起,北部將有一名治療師自願請調至台東服務。東部除了苦於專業人員不足外,台東沒有專門製作壓力衣的廠商,然而,不僅燒燙傷朋友需要穿戴,還有血管瘤,外傷造成的疤痕問題,部分癌症如婦癌、乳癌等患友,因淋巴水腫也需要壓力衣的輔助,如何解決資源不均的問題,也是陽光基金會未來著重改善的目標。

提及陽光基金會未來是否有意於東部成立重建中心呢?魏主任表示,執行長的確有與他討論,共同思考計劃成形的可能性,只是考量目前花東一年不到20位新的燒傷朋友,而需要進行密集式復健的不到一半,加上東部狹長的地理特色,許多居住偏鄉的傷友不可能每週密集到花蓮市來接受服務,過去多由工作人員自行開車進行居家探訪,因此,團隊保持高機動性,對服務在地相當重要。若有成立重建中心的必要性,基金會希望能夠擴充功能,服務更廣大傷友,讓中心發揮更顯著的作用。

訪問過程中,更令人感到動容的是,目前花東志工團有高達三分之二的夥伴,來自傷友與家屬志願參與。他們在公開講座與醫院或陪同社工家訪現身說法,以過來人的經驗鼓勵傷友,平時也積極協助聯誼活動的辦理。

傷友服務傷友陪伴彼此,走過漫長的復健歷程,尤其經驗的交流更顯彌足珍貴。比如父母狠不下心為孩子復健,往往耽誤黃金時間,這不只是陳爸爸曾對依欣最虧欠、後悔的一件事,也是許多父母心中的遺憾,另一方面,聯誼活動也讓主要照顧者有喘息的空間。魏主任特別提到,由於傷友與傷友平時不容易碰面,容易產生「只有我最嚴重……」的低潮,不定期的聚會,能夠有效幫助消彌傷友低沉情緒,也能凝聚家庭之間的感情。

魏主任透露,近年來花東地區燒燙傷的年紀有逐漸提升的跡象,原因傾向因長期累積抑鬱、自我傷害。過去,在學校,團隊多呼籲孩子遠離危險火源;走入社區,則以口腔癌預防宣導為主,針對不同地域,給予切合的宣導方向。雖然抑鬱情緒導致燒燙傷,尚未成為顯著的現象,但中心仍持續觀察,希望能夠早一步提出預防方針,避免憾事發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