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五)除了身體要復健,心情也得跟著復健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陳家人甫從花蓮家鄉回到重建中心,26日傳來彩色派對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宣判的消息,依業務過失致死、業務過失傷害罪嫌起訴,判刑四年十個月。消息一公布,各家記者趕在第一時間趕往重建中心,想要依欣得知判刑的感受。

在鏡頭前,依欣侃侃而談傷後心境,陳爸爸有些得意的說「每個記者都說我女兒怎麼那麼堅強?還問我,是不是你有教她怎麼表達?你說說看,說話怎麼教?她說的都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!旁人沒有辦法教」。

誠然,依欣在媒體前從容的表達,以及坦然面對的態度,向來給予人堅強的印象,但即使再堅強,也難免會有失落之情,在復健過程,數次忍不住放聲哀號或哭泣,也多少會在意他人的眼光。

願景記者在數個月的追蹤訪問過程中,發現依欣始終努力不懈調適心情,適時與好友相聚放鬆,聊聊心事,釋放壓力同時紓解心情。沉澱最真實的情緒,用整頓好的心情和家人、朋友共處。

談及判決想法,依欣堅定表示「其實有沒有判刑,對我來說沒有意義,我只希望能夠投入對傷友後續實質上的幫助,如雷射美容和復健,讓每個家庭的負擔不要那麼沉重,這樣才是對每位傷友真正的幫助。但,這只是我一個人的想法,並不能代表全部人,是我一再強調的重點」。

聽見女兒表達立場,陳爸爸也忍不住開口表示意見「像我們當初光照顧孩子都來不及了,實在沒有心力參與後續種種,所以我都說,我們不能代表八仙的原因就在這,沒有一個人的出面能代表全體」。

不偏頗各方,僅以個人立場表述想法,是陳家向來所堅守的立場,不希望因自己的一時發言,模糊每位傷友努力復健、重返社會的過程,為此,陳家人始終堅持,企盼媒體報導女兒一路走來的復健過程為主,幫助外界瞭解每位傷友的歷程,而非執著在爭辯是非上。

上一個週末匆匆返鄉,見到久違的朋友,依欣的心情明顯開朗許多「雖然我自己沒有感覺到多大的改變,不過花蓮的朋友都說我的姿勢有進步喔!」姊妹淘的相聚,讓依欣短暫卸下種種壓力,久違的重逢,也讓朋友得以客觀的角度,檢視北上兩個月以來的復健成果。採訪當日,看著依欣的身影越來越俐落,相信那是一家人共同選擇明確的立場與方向,一齊全力以赴的顯著進步。

陳依欣(十六)忍痛接受採訪的原因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這天,許多家屬在四樓休息室等候家人結束復健,眼看八仙事件週年即將到來,大家興起了一同聚餐的念頭,陳媽媽只是安靜坐在一旁,傾聽眾人表達意見。如同依欣在慈濟醫院住院時般沉默,不過那時的陳媽媽,總是紅著一雙眼眶,時常話說著、說著就要掉下眼淚,趁著別人不注意,連忙擦掉淚水,就是不願讓家人看見自己的擔心,陳媽媽選擇以含蓄的情感,安靜守候、陪伴家人。

隨著彩色派對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宣判出爐,許多記者搶在第一時間對依欣進行訪問,那天過後,陳家人陸續為女兒婉拒了幾家媒體的邀約,為的就是希望不要讓依欣過度曝光,以免模糊整起事件的焦點,「等到滿週年,到時可能又會有一波採訪吧?」陳爸爸說,語氣既看開也無奈。

接連面對多家媒體探訪,會不會對復健造成困擾?依欣靦腆的說「還好啦,只是復健好不容易做完了,但是為了接受採訪,還需要在鏡頭前多做一遍,很痛。」

為了在鏡頭前真實呈現傷友復健的強度與力道,依欣不怕再疼一回,只為了讓影像真實紀錄截至此的生理狀況。

只是短短一天,做了兩次復健,讓依欣疼痛到忍不住在鏡頭前哀嚎出聲。可以感受到,身為八仙傷友,依欣盡責的想透過報導,讓社會大眾真正意識到,對傷友們而言,每一天都是難熬的學習,他們至今仍奮力與台灣公共意外所造成的傷害搏鬥。她的堅毅態度,讓願景記者回憶起初次採訪見面時,陳媽媽悄悄透露,女兒為了讓表達更周全、順利,在記者拜訪前刻服用止痛藥,只為了調整最好的狀態,真誠傳遞傷後以來的心路歷程,以個人立場勇敢發聲。

而每日規律的復健生活,使依欣在中心內結交了一群共同投入復健的朋友,一向樂於交朋友的她,總是主動向其他傷友打招呼,用最簡單的方式,成功打開彼此心房。「在這裡,有些孩子個性比較害羞,很少說話。最近看到一個孩子剪了頭髮,整個人清爽不少,心情好像也變好了,真為他和家人開心!」心細的陳爸爸,即使心中掛念老父親的身體健康,仍看見了週遭細微但重要的變化。

在新北陽光重建中心,如同陳家當初北上的期許一樣,上一所「護理系、復健科」的大學校,全家人在此,日復一日認真學習復健技巧,也認識了一群同樣經歷火舌的年輕傷友。這些日子以來,有人選擇各大醫院,有人選擇陽光重健中心報到,台灣各地復健設備與醫療人力,使每位傷友能夠依照自己的需求,安排適合自己的場所,持續與不斷增生、攣縮的疤痕抗衡,為迎接人生下一個階段而努力。

採訪當天,向來精神奕奕的陳爸爸,坐在返回租屋處的計程車內,顯得少語而且神情落寞,原來,這幾日,遠在花蓮的老父親,身體狀況令人堪憂。即使如此,陳家人還是打起精神,認真投入女兒每日固定復健行程。一家人如同坐在一艘小船上,朝著依欣生活自理的目標前進,同時共同消化著生離死別的難解情緒,開展人生最真實的旅程。

陳依欣(十七)陳爸爸:期待東部也有重建中心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回到新北重建中心這天,住在新竹的親戚,提著自家綁的肉粽,希望用心綁的粽子能為陳家人帶來過節的氣氛。「如果有合你們家胃口,下次我再帶更多來!」家人遠道而來的善意,使陳媽媽臉上露出難得的放鬆神情。

上週陳家人接到消息,匆匆回到花蓮奔喪,盡責的為老父親處理後事。然而,忙碌的禮儀事項,壓縮到為女兒換藥的時間,使得依欣胸前的傷口惡化,回到花蓮慈濟醫院後也發現,現在醫院復健的力道與強度,不符合依欣現在的需求,傷口惡化、復健時間縮短許多,短短一週時間發生了許多變化。

「你知道嗎?換藥痛到握緊拳頭,那是她平常沒有辦法做到的動作,你就知道那有多痛!」陳媽媽示範依欣如何用力握緊雙手,那是她平時復健也難以做到的動作,卻因為疼痛無比。依欣換藥哭了一個多小時,哭泣聲聽在父母耳中,盡是滿滿心疼,依欣坐在計程車前座,安靜聽著母親的不捨,讓人看了心中隱隱作痛。

「如果花蓮也有重建中心,那我就輕鬆多了!早上賣完豆腐,就能開車陪女兒去復健,下午還能回來繼續做豆腐」這一次返鄉,讓陳爸爸勾勒著一幅理想藍圖,如果能夠和住在北部的傷友家屬一樣,他有自信能兼顧陪伴女兒與工作。

雖然有許多人建議陳爸爸,不如將手工豆腐這門功夫轉交給別人,還能保持穩定收入來源不失一個好方法。只是陳爸爸也擔心,三代傳家的好手藝,若是貿然傳授,要是一個不小心打壞好不容易建立的好名聲,將愧對前人的心血。

「我給自己和依欣兩年的時間,我能放棄做豆腐兩年,好好陪女兒復健,但不能輕易打壞我們家的招牌。」陳爸爸眼神中閃爍著台灣的職人精神。

陳爸爸進一步解釋,假使東部也有重建中心,不僅能服務宜、花、東傷友,相信東部緩慢自在的生活步調,相較北部的平穩租金,也會吸引外縣市的傷友舉家搬遷,讓身心都能獲得放鬆,專心投入復健進度。

但是考量東部傷友人數與專業人才配置不足,目前陽光基金會於東部尚未建立重建中心。台東採用工作站,花蓮設服務中心的方式,工作人員以定期巡迴方式,辛苦服務廣大的東部傷友。

陳爸爸期許東部是否能夠像新北陽光重建中心一樣,新北市政府提供新莊頭前庄活動中心場地,由政府友善提供閒置公家建築物,給予陽光基金會妥善運用。陳爸爸相信若是公家機關願意與公益基金會攜手合作,將會是廣大東部傷友與家屬的一線曙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