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四)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最大的動力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
午後時光陳媽媽習慣閱讀一本書,和其他家屬一齊等待著家人復健結束,再搭車返回租屋處。「一路以來,心情難免會受影響」講到一半,陳媽媽停頓了一會,表情若有所思,傷友宛儒的母親接著說,「我們自己難過在心沒關係,但更重要是孩子怎麼調適,才重要」,談話間可以發現,傷友家屬與家屬之間,最清楚彼此的心境轉折,用日常陪伴默默鼓舞著彼此前進。

四點半一到,兩位媽媽紛紛動身準備前往六樓,迎接女兒返家。這天,新北重建中心因舉辦團康活動,瀰漫著一股熱烈的氣氛,彼此集思廣益,透過遊戲的互動交流,凝聚著彼此情感。採訪前日,國際知名彩妝師張景凱(小凱)老師,也前來教授傷友如何修飾臉上疤痕造成的色差、及彩妝技巧。長年以來,小凱老師以捐助版稅與彩妝教學等方式,結合自身專業與社會關懷,以身體力行公益,提倡美麗的多種面向。

結束活動課程,依欣揮手向大夥告別。提到目前的復健進度,心情難免有些沮喪「還是沒辦法跪耶,但是最近我可以試著騎室內腳踏車了,以前連踩都沒辦法踩!」關乎到膝蓋彎曲程度,讓依欣必須要與關節疤痕一再抗衡,每一回進步,都值得一次喝采。她說「接受現在的面貌,提醒自己一路走來,都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!」

依欣的復健有著小幅進步,但陳家人打算趁著週末,返回故鄉花蓮一趟。這趟主要探望依欣的爺爺,老人家自從罹患癌症逾四年以來,近來身體狀況不甚理想,這次收到通知,一家人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。

坐在計程車內,陳爸爸凝視著車窗表示「家裡老的和小的,這些年陸續發生狀況,當人家爸爸,我選擇優先照顧孩子,但我也特別拜託慈濟的醫生幫忙看照」。這些年來,老父親身體狀況欠佳,為人父親的他,選擇接受生命不同歷程,目前選擇將注意力全心放在女兒身上,只盼未來女兒三、四年能夠自理,一家人重回生活軌道上。

「像這次八仙事件屬於公安意外,我們很感激大眾所捐贈的善款,讓我和老婆沒有收入還能全心投入照顧依欣,不至於煩惱太多,但是其他意外事件受傷的孩子,沒有善款的幫忙,該怎麼辦才好?」

即使面臨死生別離,全家人的心情多少受到影響,但此刻,一家人仍依舊掛念他者,由衷希望透過長期追蹤報導,讓社會意識到公共安全的重要性。聽到這,沉默的計程車司機,忍不住開口詢問「你們說的報導,哪裡可以看啊?」,「就在聯合報的網路上啊!」一家人異口同聲的回答。短短一句話,累積對媒體的信賴,期許透過採訪,真實記錄平凡的一家人,如何在絕望中發現希望的決心。

陳依欣(十五)除了身體要復健,心情也得跟著復健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陳家人甫從花蓮家鄉回到重建中心,26日傳來彩色派對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宣判的消息,依業務過失致死、業務過失傷害罪嫌起訴,判刑四年十個月。消息一公布,各家記者趕在第一時間趕往重建中心,想要依欣得知判刑的感受。

在鏡頭前,依欣侃侃而談傷後心境,陳爸爸有些得意的說「每個記者都說我女兒怎麼那麼堅強?還問我,是不是你有教她怎麼表達?你說說看,說話怎麼教?她說的都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!旁人沒有辦法教」。

誠然,依欣在媒體前從容的表達,以及坦然面對的態度,向來給予人堅強的印象,但即使再堅強,也難免會有失落之情,在復健過程,數次忍不住放聲哀號或哭泣,也多少會在意他人的眼光。

願景記者在數個月的追蹤訪問過程中,發現依欣始終努力不懈調適心情,適時與好友相聚放鬆,聊聊心事,釋放壓力同時紓解心情。沉澱最真實的情緒,用整頓好的心情和家人、朋友共處。

談及判決想法,依欣堅定表示「其實有沒有判刑,對我來說沒有意義,我只希望能夠投入對傷友後續實質上的幫助,如雷射美容和復健,讓每個家庭的負擔不要那麼沉重,這樣才是對每位傷友真正的幫助。但,這只是我一個人的想法,並不能代表全部人,是我一再強調的重點」。

聽見女兒表達立場,陳爸爸也忍不住開口表示意見「像我們當初光照顧孩子都來不及了,實在沒有心力參與後續種種,所以我都說,我們不能代表八仙的原因就在這,沒有一個人的出面能代表全體」。

不偏頗各方,僅以個人立場表述想法,是陳家向來所堅守的立場,不希望因自己的一時發言,模糊每位傷友努力復健、重返社會的過程,為此,陳家人始終堅持,企盼媒體報導女兒一路走來的復健過程為主,幫助外界瞭解每位傷友的歷程,而非執著在爭辯是非上。

上一個週末匆匆返鄉,見到久違的朋友,依欣的心情明顯開朗許多「雖然我自己沒有感覺到多大的改變,不過花蓮的朋友都說我的姿勢有進步喔!」姊妹淘的相聚,讓依欣短暫卸下種種壓力,久違的重逢,也讓朋友得以客觀的角度,檢視北上兩個月以來的復健成果。採訪當日,看著依欣的身影越來越俐落,相信那是一家人共同選擇明確的立場與方向,一齊全力以赴的顯著進步。

陳依欣(十六)忍痛接受採訪的原因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這天,許多家屬在四樓休息室等候家人結束復健,眼看八仙事件週年即將到來,大家興起了一同聚餐的念頭,陳媽媽只是安靜坐在一旁,傾聽眾人表達意見。如同依欣在慈濟醫院住院時般沉默,不過那時的陳媽媽,總是紅著一雙眼眶,時常話說著、說著就要掉下眼淚,趁著別人不注意,連忙擦掉淚水,就是不願讓家人看見自己的擔心,陳媽媽選擇以含蓄的情感,安靜守候、陪伴家人。

隨著彩色派對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宣判出爐,許多記者搶在第一時間對依欣進行訪問,那天過後,陳家人陸續為女兒婉拒了幾家媒體的邀約,為的就是希望不要讓依欣過度曝光,以免模糊整起事件的焦點,「等到滿週年,到時可能又會有一波採訪吧?」陳爸爸說,語氣既看開也無奈。

接連面對多家媒體探訪,會不會對復健造成困擾?依欣靦腆的說「還好啦,只是復健好不容易做完了,但是為了接受採訪,還需要在鏡頭前多做一遍,很痛。」

為了在鏡頭前真實呈現傷友復健的強度與力道,依欣不怕再疼一回,只為了讓影像真實紀錄截至此的生理狀況。

只是短短一天,做了兩次復健,讓依欣疼痛到忍不住在鏡頭前哀嚎出聲。可以感受到,身為八仙傷友,依欣盡責的想透過報導,讓社會大眾真正意識到,對傷友們而言,每一天都是難熬的學習,他們至今仍奮力與台灣公共意外所造成的傷害搏鬥。她的堅毅態度,讓願景記者回憶起初次採訪見面時,陳媽媽悄悄透露,女兒為了讓表達更周全、順利,在記者拜訪前刻服用止痛藥,只為了調整最好的狀態,真誠傳遞傷後以來的心路歷程,以個人立場勇敢發聲。

而每日規律的復健生活,使依欣在中心內結交了一群共同投入復健的朋友,一向樂於交朋友的她,總是主動向其他傷友打招呼,用最簡單的方式,成功打開彼此心房。「在這裡,有些孩子個性比較害羞,很少說話。最近看到一個孩子剪了頭髮,整個人清爽不少,心情好像也變好了,真為他和家人開心!」心細的陳爸爸,即使心中掛念老父親的身體健康,仍看見了週遭細微但重要的變化。

在新北陽光重建中心,如同陳家當初北上的期許一樣,上一所「護理系、復健科」的大學校,全家人在此,日復一日認真學習復健技巧,也認識了一群同樣經歷火舌的年輕傷友。這些日子以來,有人選擇各大醫院,有人選擇陽光重健中心報到,台灣各地復健設備與醫療人力,使每位傷友能夠依照自己的需求,安排適合自己的場所,持續與不斷增生、攣縮的疤痕抗衡,為迎接人生下一個階段而努力。

採訪當天,向來精神奕奕的陳爸爸,坐在返回租屋處的計程車內,顯得少語而且神情落寞,原來,這幾日,遠在花蓮的老父親,身體狀況令人堪憂。即使如此,陳家人還是打起精神,認真投入女兒每日固定復健行程。一家人如同坐在一艘小船上,朝著依欣生活自理的目標前進,同時共同消化著生離死別的難解情緒,開展人生最真實的旅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