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三)傷後十月,陸續出現的新課題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攝影/洪佳如
攝影/洪佳如

獨自坐在休息室內,偶爾和傷友家屬談天。談起移居台北的照護心情,陳媽媽總擺擺手,害羞表示自己不擅言詞,下一秒即不經意,流露出對女兒的滿腹心疼。

「說真的,過去的工作作息完全跟孩子錯開,加上依欣從高中開始在電影院打工,和她的相處時間真的很少。雖然整天待在這裡,不知道做些什麼才好,但心裡比較踏實。」一家人努力配合女兒的復健步調,一同展開人生新的一頁。

這天,依欣腳上穿著朋友大方相贈的運動鞋,頭上則戴著過去細心挑選的潮帽。跟過去相比,鞋碼整整大了兩、三號!她以一身俐落裝扮,邁力投入復健,問起燒傷前的穿搭習慣,依欣神色有些無奈「我以前習慣能露就露,和現在的風格完全不一樣」隨著人生歷程的轉變,培養出截然不同的穿搭風格。

雖然以勁裝打扮進行復健,但過程之艱辛,使依欣滿腹委屈表示「人家不是說,選擇自殺的話,每天都會重複生前自殺的動作嗎?我覺得復健就像這樣。每天、每天,都是一次無止盡循環,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止,眼淚才不會掉下來。」

即使將日子比喻為反覆自殺,依欣還是不斷努力,試圖在絕望中尋覓希望,最近更婉拒一場電影邀約,只為了不想浪費白日在中心的復健行程。她義無反顧的態度,看在陳爸爸、陳媽媽眼中欣慰萬分。

近來最讓依欣感到措手不及的,恐怕就是在沒施打麻醉針下,直接在嘴角兩側注射軟疤針,讓一向不愛在人前落淚的她,疼到哭了一個多小時才平復。

醫師解釋,對臉部燒傷的傷友們而言,需要特別注意臉部疤痕硬化狀況,以免影響日後進食狀況。目前依欣嘴巴上下開闔弧度為1.6公分,醫師建議需維持在2.5公分,才能保持嘴形,維持臉部線條並確保營養攝取。

陳爸爸恍然明白,過去只專注在鼻孔大小的維持、嘴巴肌肉的伸展運動等。沒料想到,嘴巴上下開闔弧度,一樣相當重要,不容疏忽!這一次經驗過後,也希望燒燙傷友們,能夠特別注意疤痕軟硬度的照料,以免嘴巴越縮越小。

此外,依欣心中還有一個疑慮,自從投入復健後,膝蓋時常感到不適,她懷疑是否是過去練跆拳道,不慎留下的舊傷?經由骨科專業檢查後,醫師判斷,應是疤痕硬化拉扯,所造成的不適感,這番看診完,雖然疼痛依舊,但是聽見醫師診斷,依欣總算能夠放下心中重擔,繼續專注與疤痕抗衡。

「我們每天相處,其實不容易察覺到孩子有沒有改善,但照片一比,就知道我們依欣真的進步很多!」坐在返回租屋處的計程車內,陳爸爸一番話,喚醒車內一行人的回憶。

自從八仙事件過後,為了讓醫師瞭解傷口癒合狀況,即使家人心中有許多不捨,仍細心一一拍下四肢,好追蹤傷口復原狀況。返家的車程不長,所勾起的傷後回憶,顯得如此漫長且珍貴。

陳依欣(十四)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最大的動力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
午後時光陳媽媽習慣閱讀一本書,和其他家屬一齊等待著家人復健結束,再搭車返回租屋處。「一路以來,心情難免會受影響」講到一半,陳媽媽停頓了一會,表情若有所思,傷友宛儒的母親接著說,「我們自己難過在心沒關係,但更重要是孩子怎麼調適,才重要」,談話間可以發現,傷友家屬與家屬之間,最清楚彼此的心境轉折,用日常陪伴默默鼓舞著彼此前進。

四點半一到,兩位媽媽紛紛動身準備前往六樓,迎接女兒返家。這天,新北重建中心因舉辦團康活動,瀰漫著一股熱烈的氣氛,彼此集思廣益,透過遊戲的互動交流,凝聚著彼此情感。採訪前日,國際知名彩妝師張景凱(小凱)老師,也前來教授傷友如何修飾臉上疤痕造成的色差、及彩妝技巧。長年以來,小凱老師以捐助版稅與彩妝教學等方式,結合自身專業與社會關懷,以身體力行公益,提倡美麗的多種面向。

結束活動課程,依欣揮手向大夥告別。提到目前的復健進度,心情難免有些沮喪「還是沒辦法跪耶,但是最近我可以試著騎室內腳踏車了,以前連踩都沒辦法踩!」關乎到膝蓋彎曲程度,讓依欣必須要與關節疤痕一再抗衡,每一回進步,都值得一次喝采。她說「接受現在的面貌,提醒自己一路走來,都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!」

依欣的復健有著小幅進步,但陳家人打算趁著週末,返回故鄉花蓮一趟。這趟主要探望依欣的爺爺,老人家自從罹患癌症逾四年以來,近來身體狀況不甚理想,這次收到通知,一家人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。

坐在計程車內,陳爸爸凝視著車窗表示「家裡老的和小的,這些年陸續發生狀況,當人家爸爸,我選擇優先照顧孩子,但我也特別拜託慈濟的醫生幫忙看照」。這些年來,老父親身體狀況欠佳,為人父親的他,選擇接受生命不同歷程,目前選擇將注意力全心放在女兒身上,只盼未來女兒三、四年能夠自理,一家人重回生活軌道上。

「像這次八仙事件屬於公安意外,我們很感激大眾所捐贈的善款,讓我和老婆沒有收入還能全心投入照顧依欣,不至於煩惱太多,但是其他意外事件受傷的孩子,沒有善款的幫忙,該怎麼辦才好?」

即使面臨死生別離,全家人的心情多少受到影響,但此刻,一家人仍依舊掛念他者,由衷希望透過長期追蹤報導,讓社會意識到公共安全的重要性。聽到這,沉默的計程車司機,忍不住開口詢問「你們說的報導,哪裡可以看啊?」,「就在聯合報的網路上啊!」一家人異口同聲的回答。短短一句話,累積對媒體的信賴,期許透過採訪,真實記錄平凡的一家人,如何在絕望中發現希望的決心。

陳依欣(十五)除了身體要復健,心情也得跟著復健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陳家人甫從花蓮家鄉回到重建中心,26日傳來彩色派對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宣判的消息,依業務過失致死、業務過失傷害罪嫌起訴,判刑四年十個月。消息一公布,各家記者趕在第一時間趕往重建中心,想要依欣得知判刑的感受。

在鏡頭前,依欣侃侃而談傷後心境,陳爸爸有些得意的說「每個記者都說我女兒怎麼那麼堅強?還問我,是不是你有教她怎麼表達?你說說看,說話怎麼教?她說的都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!旁人沒有辦法教」。

誠然,依欣在媒體前從容的表達,以及坦然面對的態度,向來給予人堅強的印象,但即使再堅強,也難免會有失落之情,在復健過程,數次忍不住放聲哀號或哭泣,也多少會在意他人的眼光。

願景記者在數個月的追蹤訪問過程中,發現依欣始終努力不懈調適心情,適時與好友相聚放鬆,聊聊心事,釋放壓力同時紓解心情。沉澱最真實的情緒,用整頓好的心情和家人、朋友共處。

談及判決想法,依欣堅定表示「其實有沒有判刑,對我來說沒有意義,我只希望能夠投入對傷友後續實質上的幫助,如雷射美容和復健,讓每個家庭的負擔不要那麼沉重,這樣才是對每位傷友真正的幫助。但,這只是我一個人的想法,並不能代表全部人,是我一再強調的重點」。

聽見女兒表達立場,陳爸爸也忍不住開口表示意見「像我們當初光照顧孩子都來不及了,實在沒有心力參與後續種種,所以我都說,我們不能代表八仙的原因就在這,沒有一個人的出面能代表全體」。

不偏頗各方,僅以個人立場表述想法,是陳家向來所堅守的立場,不希望因自己的一時發言,模糊每位傷友努力復健、重返社會的過程,為此,陳家人始終堅持,企盼媒體報導女兒一路走來的復健過程為主,幫助外界瞭解每位傷友的歷程,而非執著在爭辯是非上。

上一個週末匆匆返鄉,見到久違的朋友,依欣的心情明顯開朗許多「雖然我自己沒有感覺到多大的改變,不過花蓮的朋友都說我的姿勢有進步喔!」姊妹淘的相聚,讓依欣短暫卸下種種壓力,久違的重逢,也讓朋友得以客觀的角度,檢視北上兩個月以來的復健成果。採訪當日,看著依欣的身影越來越俐落,相信那是一家人共同選擇明確的立場與方向,一齊全力以赴的顯著進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