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二)燒傷後可以再刺青嗎?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 圖/受訪者提供
圖/受訪者提供

依欣曾在臉書上寫下「以前莫名刺了個鳳凰,結果她真的陪著我走過了火。經過這一場,真的是浴火鳳凰了!」昔日背上所刺的火鳳凰,如今依舊展翅飛翔。也因為她的一番感嘆,讓許多傷友也紛紛興起想要刺青留念,但被周遭親友勸告最好不要。

依欣也表示,自己從過去就不喜歡曬太陽,看到網路新聞說燒燙傷後日曬會得到皮膚癌,讓她更不想外出了!因此放棄了幾回踏青機會。然而,傷後容易得皮膚癌與不適合刺青等疑慮,是否有臨床醫學上的根據呢?

為此,慈濟整形外科吳孟熹醫生表示,事實上燒燙傷友相較於一般民眾,目前沒有醫學研究特別指出罹患皮膚癌機率高於常人。吳醫師更進一步解釋,常見的皮膚癌,好發於白種人身上,然只需切除、照料即可。其中惡性黑色素瘤則好發於腳底,與照射紫外線無絕對關係。

日曬雖會造成色素沉著,但黑色素增生為肌膚對日光傷害的保護作用,屬於正常現象,平時只要穿著簡單衣物,即能達到基礎防曬效果。傷友們只需特別注意氣象新聞的每日紫外線指數,避免在正中午或是紫外線超標下等極端狀況外出即可。

若想要刺青留念首先必須瞭解到,刺青本身即存在著如血液交換、針頭感染等風險問題。假使傷友真有心想要留念,吳醫師建議可以選擇刺在沒有受傷的肌膚上。或是在一個月內、自行癒合的淺二度以下傷口。

若是癒合超過一個月以上,或是曾動過植皮手術,傷口反覆破皮、癒合,則不適合刺青。主要依照每個人肌膚耐受力而定,並沒有絕對的標準。吳醫師提出醫學專業建議,由衷希望每位傷友都能夠放心生活,避免陷入網路謠言所引發的焦慮當中,盡情在我自在享受陽光。

除了醫療角度的建議外,傷後肌膚保養,也是許多傷友所在意的問題。陽光基金會建議,傷友平時保養,能選用醫療級保養品同時能避免過敏,以免產生抓癢、肌膚不適狀況。

此外,陽光基金會也提供傷友完整形象重建服務,包含再塑身體形象以及社交技巧等教學內容。其中,修飾化妝專題能夠有效幫助調整燒傷朋友顏面部位的變形、缺損或不對稱等現象。基金會預定將於四月舉辦課程講座,平時若任何燒傷或顏損朋友有學習上的需要,都可以自行致電預約,進行一對一詳盡修飾化妝諮詢。

部分傷友渴望在肌膚上留下紀念,有些傷友雖然也想留念,但因害怕再次挨針,而不敢輕易嘗試;想要和家人朋友旅遊天下,同時擔心日曬引發皮膚癌。燒燙傷友日常生活和你我相同,有亟欲想要突破的自我,以及種種擔憂與卻步,無論如何,我們都在提起腳步,往各自夢想前去,也許他們因曾遭遇的傷痛,使得步伐小了一點,慢了一些,但是眼神卻是如此堅定。

陳依欣(十三)傷後十月,陸續出現的新課題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攝影/洪佳如
攝影/洪佳如

獨自坐在休息室內,偶爾和傷友家屬談天。談起移居台北的照護心情,陳媽媽總擺擺手,害羞表示自己不擅言詞,下一秒即不經意,流露出對女兒的滿腹心疼。

「說真的,過去的工作作息完全跟孩子錯開,加上依欣從高中開始在電影院打工,和她的相處時間真的很少。雖然整天待在這裡,不知道做些什麼才好,但心裡比較踏實。」一家人努力配合女兒的復健步調,一同展開人生新的一頁。

這天,依欣腳上穿著朋友大方相贈的運動鞋,頭上則戴著過去細心挑選的潮帽。跟過去相比,鞋碼整整大了兩、三號!她以一身俐落裝扮,邁力投入復健,問起燒傷前的穿搭習慣,依欣神色有些無奈「我以前習慣能露就露,和現在的風格完全不一樣」隨著人生歷程的轉變,培養出截然不同的穿搭風格。

雖然以勁裝打扮進行復健,但過程之艱辛,使依欣滿腹委屈表示「人家不是說,選擇自殺的話,每天都會重複生前自殺的動作嗎?我覺得復健就像這樣。每天、每天,都是一次無止盡循環,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止,眼淚才不會掉下來。」

即使將日子比喻為反覆自殺,依欣還是不斷努力,試圖在絕望中尋覓希望,最近更婉拒一場電影邀約,只為了不想浪費白日在中心的復健行程。她義無反顧的態度,看在陳爸爸、陳媽媽眼中欣慰萬分。

近來最讓依欣感到措手不及的,恐怕就是在沒施打麻醉針下,直接在嘴角兩側注射軟疤針,讓一向不愛在人前落淚的她,疼到哭了一個多小時才平復。

醫師解釋,對臉部燒傷的傷友們而言,需要特別注意臉部疤痕硬化狀況,以免影響日後進食狀況。目前依欣嘴巴上下開闔弧度為1.6公分,醫師建議需維持在2.5公分,才能保持嘴形,維持臉部線條並確保營養攝取。

陳爸爸恍然明白,過去只專注在鼻孔大小的維持、嘴巴肌肉的伸展運動等。沒料想到,嘴巴上下開闔弧度,一樣相當重要,不容疏忽!這一次經驗過後,也希望燒燙傷友們,能夠特別注意疤痕軟硬度的照料,以免嘴巴越縮越小。

此外,依欣心中還有一個疑慮,自從投入復健後,膝蓋時常感到不適,她懷疑是否是過去練跆拳道,不慎留下的舊傷?經由骨科專業檢查後,醫師判斷,應是疤痕硬化拉扯,所造成的不適感,這番看診完,雖然疼痛依舊,但是聽見醫師診斷,依欣總算能夠放下心中重擔,繼續專注與疤痕抗衡。

「我們每天相處,其實不容易察覺到孩子有沒有改善,但照片一比,就知道我們依欣真的進步很多!」坐在返回租屋處的計程車內,陳爸爸一番話,喚醒車內一行人的回憶。

自從八仙事件過後,為了讓醫師瞭解傷口癒合狀況,即使家人心中有許多不捨,仍細心一一拍下四肢,好追蹤傷口復原狀況。返家的車程不長,所勾起的傷後回憶,顯得如此漫長且珍貴。

陳依欣(十四)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最大的動力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在爸媽陪伴下,依欣準備搭計程車離開復健中心。攝影/洪佳如。

午後時光陳媽媽習慣閱讀一本書,和其他家屬一齊等待著家人復健結束,再搭車返回租屋處。「一路以來,心情難免會受影響」講到一半,陳媽媽停頓了一會,表情若有所思,傷友宛儒的母親接著說,「我們自己難過在心沒關係,但更重要是孩子怎麼調適,才重要」,談話間可以發現,傷友家屬與家屬之間,最清楚彼此的心境轉折,用日常陪伴默默鼓舞著彼此前進。

四點半一到,兩位媽媽紛紛動身準備前往六樓,迎接女兒返家。這天,新北重建中心因舉辦團康活動,瀰漫著一股熱烈的氣氛,彼此集思廣益,透過遊戲的互動交流,凝聚著彼此情感。採訪前日,國際知名彩妝師張景凱(小凱)老師,也前來教授傷友如何修飾臉上疤痕造成的色差、及彩妝技巧。長年以來,小凱老師以捐助版稅與彩妝教學等方式,結合自身專業與社會關懷,以身體力行公益,提倡美麗的多種面向。

結束活動課程,依欣揮手向大夥告別。提到目前的復健進度,心情難免有些沮喪「還是沒辦法跪耶,但是最近我可以試著騎室內腳踏車了,以前連踩都沒辦法踩!」關乎到膝蓋彎曲程度,讓依欣必須要與關節疤痕一再抗衡,每一回進步,都值得一次喝采。她說「接受現在的面貌,提醒自己一路走來,都不被家人、朋友放棄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!」

依欣的復健有著小幅進步,但陳家人打算趁著週末,返回故鄉花蓮一趟。這趟主要探望依欣的爺爺,老人家自從罹患癌症逾四年以來,近來身體狀況不甚理想,這次收到通知,一家人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。

坐在計程車內,陳爸爸凝視著車窗表示「家裡老的和小的,這些年陸續發生狀況,當人家爸爸,我選擇優先照顧孩子,但我也特別拜託慈濟的醫生幫忙看照」。這些年來,老父親身體狀況欠佳,為人父親的他,選擇接受生命不同歷程,目前選擇將注意力全心放在女兒身上,只盼未來女兒三、四年能夠自理,一家人重回生活軌道上。

「像這次八仙事件屬於公安意外,我們很感激大眾所捐贈的善款,讓我和老婆沒有收入還能全心投入照顧依欣,不至於煩惱太多,但是其他意外事件受傷的孩子,沒有善款的幫忙,該怎麼辦才好?」

即使面臨死生別離,全家人的心情多少受到影響,但此刻,一家人仍依舊掛念他者,由衷希望透過長期追蹤報導,讓社會意識到公共安全的重要性。聽到這,沉默的計程車司機,忍不住開口詢問「你們說的報導,哪裡可以看啊?」,「就在聯合報的網路上啊!」一家人異口同聲的回答。短短一句話,累積對媒體的信賴,期許透過採訪,真實記錄平凡的一家人,如何在絕望中發現希望的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