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十)屈身尖叫、談笑風生,復健室的一天


願景工程 特約撰稿洪佳如

為了照料依欣的傷勢與復健,依欣一家目前借住在台北親戚家,方便每日前往位於新莊的新北陽光重建中心。自從願景報導上線後,向來關心依欣一家的高雄長庚醫療團隊,特地去電關心,原來當初陳家允諾,待依欣傷勢好轉,要回高雄,一起吃壽司,暢談生死關頭之後的故事。

在重健中心,陳爸爸採取跟以往不同的陪伴態度,只為了女兒的一句「爸爸相信我,我可以做到!」正式投入完整復健後,才知道,那是考驗一個人的極致。

「那種痛,除了他們以外,沒有人能為他們來分擔。」陳爸爸望著來往年輕傷友,勇敢提起步伐前進,女兒同樣身在其中。

「要哭到什麼時候?為什麼只有我會哭?別人都不會哭?」走進復健室前,依欣再一次問著沒有正確答案的難題。躺在床上,新北職能治療師開始施力為依欣復健,疼痛到屈身尖叫,聲線顫抖、渾身發顫。與在一旁復健的傷友和家人們的談笑風生,形成了一道微妙平衡。

難道情緒不會感染嗎?傷友們淡淡笑著說「我知道那真的好痛、好痛,以前在病房裡聽到復健師來了,我就開始掉眼淚。依欣加油!深呼吸、放鬆,哭一哭就會好很多!」

原來,傷友與家屬們所發出的爽朗笑聲,是出自感同身受,真正瞭解那撕裂肺腑的痛,是旁人無法分擔的必經之路。一切的一切,只為了將手放在肩膀上,旁人看來顯然輕而易舉的動作,卻需花費心力與時間重新學習,宛如新生。

職能治療師表示,依欣在這個階段,必須不斷透過拉筋、伸展,使關節彎曲角度慢慢修正,才能陸續完成生活自理的目標。「還差五公分,差五公分」此時,治療師要以大拇指能碰到肩膀,做為依欣復健的短期目標。

依據過往經歷,前一到三個月復健效果顯著,但之後的停滯期,則必須仰賴個人勤於復健的意志力,才能漸漸恢復良好的伸展角度。

「好了嗎?」陳爸爸問著甫尖叫、痛哭完的依欣。「當然啊,難道還要再做一次嗎?」令陳爸爸最感欣慰,莫過於女兒哭完後會笑,馬上投入下一個復健循環,從不偷懶。
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」陳爸爸站在身旁默數,父女倆之間的呼吸、吞吐,就像教練與運動員,一同協力完成自主訓練。「在這裡,她真的很努力想要跟上朋友的腳步,要是在慈濟早就哭得亂七八糟。」

在復健室內,總播放流行歌曲,不僅能轉移疼痛注意,另一方面,總有幾個愛唱歌的傷友,能跟隨著旋律哼唱,那幾分鐘的飛揚,令人著迷。

Selina的歌聲,恰好落在依欣復健最痛的時刻─

謝謝你們,愛我的每個人,在我的人生最像一場惡夢的旅程。

陳依欣(十一)生命與生命的交會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計程車司機幫忙繫上安全帶。 攝影/記者洪佳如
計程車司機幫忙繫上安全帶。 攝影/記者洪佳如

隨著北上復健滿一個月,陳爸爸、陳媽媽雙雙將頭髮理得越來越短,顯得更加清爽、灑脫。依欣更絲毫不懈怠,全力以赴每日復建功課,即使回到土城住所,她也會絞盡腦汁,為自己想出許多自主復健的妙點子。

回首自陳家北上復健一個月來,採訪過程中,發生兩件令人難以忘懷的巧合。

當依欣第一天抵達新北陽光重建中心時,中午用餐時間,陳家人決定先讓物理治療師評估依欣當時身體狀況,陳爸爸、媽媽與妹妹,先行下樓用餐。

沒想到,等紅綠燈時,一位機車騎士,忽然在他們眼前放慢了速度,正當眾人覺得奇怪時。騎士摘下了安全帽,一看才發現,竟然是陳媽媽的遠方親戚!有誰能夠料想到,一家人甫離開熟悉的家鄉,就在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頭,偶遇遠方親人呢?

不僅如此,一日復健完畢,正準備搭乘計程車離開中心,上車後陳爸爸與司機一聊之下才赫然發現,司機同是花蓮人,兩人之間居然還有共同朋友!兩人相談甚歡,陳爸爸甚至即時打開通訊軟體,想要通知朋友這個好消息。人與人之間的難得緣分接連發生,彷彿正祝福辛苦的一家人,無論身在何方,都有人關心以對。

為了讓依欣專心投入復健,每日搭乘計程車來回往返住處與復健中心,成為了陳家每日的行程。上車後,司機大哥往往為依欣細心繫上安全帶。

有時,出自好奇與同理心,司機會主動聊起對八仙事件的看法,一同加入討論,時而點頭,時而提出疑問。每一趟的來往車程,都是生命與生命的交會。當雙方持開放、包容的心態,珍惜每一個當下的交流,即能明白,傷友們願意接受長期追蹤採訪,不為其他,只願換得一份大眾對公共安全漏洞的警覺性。

單純的通勤復健生活,偶爾也會有插曲發生。近來,明星前往復健中心,低調為傷友加油、打氣,他們的現身,為許多傷友帶來了雀躍好心情,歡笑聲此起彼落。對此,沒有特別迷戀偶像的依欣,淡淡的說:「其實……誰來我都不太在意耶,因為復健只能靠自己努力呀!」只因現在的她,一心一意投入在與身體對話。

每回離開復健中心,記者眼尖發現,依欣總會安靜的投下一枚十元硬幣,錢幣在捐款箱內發出了清脆匡噹聲響,「我希望待在這裡復健多久,就每天捐10塊錢,直到離開的那一天,這只是我的一點心意」,依欣的同理心,完全體現在這默默行動裡。

陳依欣(十二)燒傷後可以再刺青嗎?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 圖/受訪者提供
圖/受訪者提供

依欣曾在臉書上寫下「以前莫名刺了個鳳凰,結果她真的陪著我走過了火。經過這一場,真的是浴火鳳凰了!」昔日背上所刺的火鳳凰,如今依舊展翅飛翔。也因為她的一番感嘆,讓許多傷友也紛紛興起想要刺青留念,但被周遭親友勸告最好不要。

依欣也表示,自己從過去就不喜歡曬太陽,看到網路新聞說燒燙傷後日曬會得到皮膚癌,讓她更不想外出了!因此放棄了幾回踏青機會。然而,傷後容易得皮膚癌與不適合刺青等疑慮,是否有臨床醫學上的根據呢?

為此,慈濟整形外科吳孟熹醫生表示,事實上燒燙傷友相較於一般民眾,目前沒有醫學研究特別指出罹患皮膚癌機率高於常人。吳醫師更進一步解釋,常見的皮膚癌,好發於白種人身上,然只需切除、照料即可。其中惡性黑色素瘤則好發於腳底,與照射紫外線無絕對關係。

日曬雖會造成色素沉著,但黑色素增生為肌膚對日光傷害的保護作用,屬於正常現象,平時只要穿著簡單衣物,即能達到基礎防曬效果。傷友們只需特別注意氣象新聞的每日紫外線指數,避免在正中午或是紫外線超標下等極端狀況外出即可。

若想要刺青留念首先必須瞭解到,刺青本身即存在著如血液交換、針頭感染等風險問題。假使傷友真有心想要留念,吳醫師建議可以選擇刺在沒有受傷的肌膚上。或是在一個月內、自行癒合的淺二度以下傷口。

若是癒合超過一個月以上,或是曾動過植皮手術,傷口反覆破皮、癒合,則不適合刺青。主要依照每個人肌膚耐受力而定,並沒有絕對的標準。吳醫師提出醫學專業建議,由衷希望每位傷友都能夠放心生活,避免陷入網路謠言所引發的焦慮當中,盡情在我自在享受陽光。

除了醫療角度的建議外,傷後肌膚保養,也是許多傷友所在意的問題。陽光基金會建議,傷友平時保養,能選用醫療級保養品同時能避免過敏,以免產生抓癢、肌膚不適狀況。

此外,陽光基金會也提供傷友完整形象重建服務,包含再塑身體形象以及社交技巧等教學內容。其中,修飾化妝專題能夠有效幫助調整燒傷朋友顏面部位的變形、缺損或不對稱等現象。基金會預定將於四月舉辦課程講座,平時若任何燒傷或顏損朋友有學習上的需要,都可以自行致電預約,進行一對一詳盡修飾化妝諮詢。

部分傷友渴望在肌膚上留下紀念,有些傷友雖然也想留念,但因害怕再次挨針,而不敢輕易嘗試;想要和家人朋友旅遊天下,同時擔心日曬引發皮膚癌。燒燙傷友日常生活和你我相同,有亟欲想要突破的自我,以及種種擔憂與卻步,無論如何,我們都在提起腳步,往各自夢想前去,也許他們因曾遭遇的傷痛,使得步伐小了一點,慢了一些,但是眼神卻是如此堅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