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七)我們讀護理系、復健科,痛苦無價,學分無價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爸爸替依欣做伸展動作。 攝影/洪佳如
爸爸替依欣做伸展動作。 攝影/洪佳如

自去年10月13日生日前夕,從高雄長庚,轉回故鄉花蓮慈濟醫院後。依欣便由父母輪流全天候照顧,使陳爸爸、陳媽媽練就俐落身手,熟稔的為女兒替換紗布,更親自彎下腰,嗅聞傷口狀況,推敲是否該換藥,父、母親同心協力,學習如何當稱職的照護者。

依欣回憶起當初清創過程,當時全身插管,只知道自己打了很多止痛針,因此清創時雖然不會有感覺,但手術出來後,得面對紗布黏貼在傷口上,再撕下時,如果能在渾然不知道,那該有多輕鬆?

忍受過清創的痛苦,眼看同期八仙傷友,早已步上復健之路,並且一直進步中,難免會心生壓力,但偶發性的細菌感染,只能靜待傷口逐漸穩定下來,開啟了依欣漫長的復健之路。

「爸爸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像別人那樣抱怨,該配合的我都會做!」於慈濟就醫時,職能治療師於每日上、下午復健時段,總會主動為依欣延長復健時間,耐心陪伴其上、下樓梯。

「雖然在醫院也能復健,但身邊多是中風、車禍病友,多半能透過復健,讓身體機能慢慢好轉。但自己即使再努力,也只能好七、八成。在醫院,你會永遠覺得,自己還是一個病人,只有換了一個環境,才可以往下一個階段前進。」

依欣理性的分析自身個性,她是一位傷者,也是一名觀察者,仔細分析復健之路,轉換環境的必要性。

而對全天候陪伴左右、照料女兒的陳爸爸而言,由於過去自家經營手工豆腐店,父女倆鮮少交流,他坦承,過去總對喜歡跟人群接觸,在外地工作的女兒,淡淡說了一句「我不管妳怎麼玩,自己要為自己的事情負責,沒有人能為妳的人生負責。」陳爸爸說起那些年對孩子的淡漠態度,忍不住掉下眼淚。

「這個孩子,坦白說,以前跟她接觸的很少,但她承受痛苦所展現的意志力,改變了爸爸一輩子的想法,也改變家庭相處方式。」直到八仙事件過後,徹底改變他的想法,同時緩下腳步,省思除了生意以外,什麼才是一家人真正的相處之道。

隨著傷口狀況穩定,依欣一家人選擇在農曆前夕回家過年。回到家中,環境設備雖不比醫院齊全,但回到從小到大,熟悉的成長環境,加上親朋好友熱絡相聚,溫馨的年節氣氛,讓一家人轉換24小時在醫院的苦悶。更令人欣慰的是,依欣大幅降低服用止痛藥習慣,在年節過後,順利於2月16日北上復健。

對女兒提起腳步,往下一階段勇敢邁進,陳爸爸豁達笑著說「我們當作一家人去學習,別人上大學,我們是讀護理系、復健科,痛苦無價,學分無價。」

用幽默,抵抗人生無盡苦痛。

陳依欣(八)又哭又笑,才是最真實的人生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北上前往陽光復健的依欣。 攝影/洪佳如
北上前往陽光復健的依欣。 攝影/洪佳如

八仙事發當晚,依欣於第一時間,從台北亞東醫院,轉至高雄長庚急救,為了保全性命,醫療團隊緊急將四肢割開,往後手腳全用頭皮進行植皮,右腳當初更面臨截肢命運,團隊在死神面前,硬是搶回依欣完整四肢,為此,陳家滿是感激。

雖然保全了雙手、雙腳,進行水療時,陳爸爸看到女兒皮開肉綻的破碎肢體,眼淚還是不禁落下,護理師一句「你哭了,依欣會難過。」讓陳爸爸擦去淚水,陪伴女兒一次次進行水療、復健。

每天到了換藥時間,當四肢傷口全被打開,依欣痛到流淚,哭得無聲、無助。上藥時,更是全身痛到顫抖,無數次心生「為什麼會是我?我好想放棄…」。

是什麼,一路支持依欣?

回想事發當晚,在慌亂現場,她曾被推倒兩次,被人踩踏。但依欣知道,好朋友比她更怕痛,當下只想為她找到水源,根本沒有時間考慮自己的傷。

「哪怕只是一點點都好,就是沒有人給我們水…」事故位置距離漂漂河還有好一段距離,依欣忍著腳底板傳來的劇痛,勇敢前行。現場聲尖叫四起,哀號聲不斷,多少阻礙第一時間尋找水源,在生死關頭之際,表現特別沉著。

「妳不痛嗎?」看到她的表現,旁人詢問。

「我好痛啊!可是叫也沒用,冷靜,才能讓別人發現你、看見你。」

回憶當晚,依欣悠悠表示,可能是過去練跆拳道的緣故,身為運動員的經驗告訴她,痛不能光只是大喊,那解決不了任何事情,必須在第一時間冷靜下來,看看自己正面臨什麼處境。

在跆拳世界裡,每一次出手,都有意義。

一心為好朋友找水的意志,支撐著她,度過最難捱的生死關頭。

但意志力不敵生命力流逝,依欣漸漸失溫,陷入了極度疲憊狀態,在即將失去意志之際,身旁一直有個陌生人呼喚著,要她不要入睡。「我一直好想跟他說聲謝謝。」是茫茫人海中的緣分,救回了依欣寶貴性命。

在第一個晚上送往高雄長庚醫院、搶救第一天即意識清醒、開口第一句話是對不起...

許許多多的第一,是與時間拔河;是超乎常人的意志;是身為女兒的滿心愧疚。

纖細的她,身上多處三度深層燒傷,至今傷口仍反覆感染,癒合不如預期,拖延復健速度,仍是一次次考驗。依欣總笑著對朋友說「記得吃胖一點啊,不然遇到火災沒得燒。」玩笑背後,是生命換來的深沉無奈。

「只要她高興,我就高興;她掉淚,我就跟著掉淚。」

眼淚要流多久才會停?陳爸爸與陳媽媽,雙雙帶著泛紅的眼眶與黑眼圈,時而為女兒受的傷不捨哭泣,又為她的堅持敞開笑顏。

對陳家而言,又哭又笑,才是最真實的人生。

陳依欣(九)當初最後悔什麼?「為女兒心軟」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 攝影/洪佳如
攝影/洪佳如

依欣於新北陽光重建中心辛勤復健,目前雙腳走路姿勢,明顯比先前要來得順暢許多,然而穿上壓力衣的狀況不盡理想,日前甫穿上壓力褲,雙腿摩擦遂又增生水泡,使穿壓力褲的進度得再緩緩。

遠在東部,當初為依欣製作壓力衣的王治療師分析,也許是第一次穿壓力褲,身體還不習慣,要依欣先別急,等傷口穩定後,再視狀況而定穿戴,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。

雖然穿戴壓力褲的進度稍緩,但依欣勤於投入復建,每日早上九點半於新北陽光重建中心開始一天的課程,直至下午四點半為止。中午用餐時間,有時與傷友一同在餐桌上玩玩撲克牌,養成彼此之間的好默契,抽取撲克牌的細膩手部運動,也是自主復健的一環。

每天晚上回家過後,則由陳爸爸、陳媽媽兩人幫忙依欣換藥、盥洗,一家人的復健生活規律、簡單。依欣也與妹妹,培養了比過去更深刻的情感。小時候,陳爸爸承接家族手工豆腐事業無暇看照孩子,都由奶奶揹著照顧,也許是這樣,讓她自小養成了不願打擾家人的獨立性格,而使姊妹倆的感情較為生疏。

然而,自從受傷以後,妹妹的相伴支持,一直是依欣相當大的心靈慰藉,陳妹妹平時在學校認真讀書,課後便坐火車前往北部探望姐姐,依欣以前總喜歡笑說妹妹胖,但現在格外珍惜姊妹相處的時光。

回想起過去待在加護病房的日子,依欣忍不住激動的說「住在那裡面就快要瘋掉!」原來將近90天的漫長日子,每日眼前所見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牆壁,每天每天與絕望搏鬥,來到重健中心之後,順利結交新朋友,無論心境上與復健進展,都獲得相當程度的改善。

只是,這些日子以來,陳爸爸不斷思考「如果當時狠下心來,不要心軟,結果是不是就會不一樣?」

原來,隨著在重健中心與其他傷友家屬日漸交流,陳爸爸恍然明白,當初心軟阻止復健師為女兒凹手指復健,是最錯誤的行徑。

只因為人父母,想的總跟復健師不一樣,聽見女兒喊疼,心裡就會受不了,卻也錯過女兒復健黃金時期,讓陳爸爸悔不當初;也正因為如此,依欣不輕言放棄復健機會。

不僅在重建中心勤於復健,即使壓力面膜因矽膠材質,比起傳統壓力面罩更加不透氣,但依欣即使睡覺也不願摘下,只希望壓力面膜能將疤痕壓的更平整、美麗。日前也在物理治療師協助之下,設計專屬湯匙輔具,希望重新學習吃飯角度,朝自主生活邁進。

依欣說,這陣子她時常夢見身體健康康復,但夢醒後的現實生活,卻更像噩夢一場,為什麼好不容易有所進展,卻又在轉眼間退步?復健之路的辛苦,就在這進退之間,現在對依欣而言,早日自主生活就是最美的美夢。

提及有什麼想給傷友家屬的建議?陳爸爸語重心長的表示,希望每一位燒燙傷友的家屬,無論如何,一定要尊重專業的建議,別讓一時心軟,延誤了孩子復健的最佳時機。親情的陪伴支持,以及專業協助是讓孩子重回自主生活最重要的關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