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依欣

1991年生
70%灼傷
花蓮市,上班族。

陳依欣(二)好友相見,扶持傷後點滴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 攝影/洪佳如
攝影/洪佳如

八仙事件發生至今,許多傷患朋友陸續相見,事發當晚,多是年輕朋友相約共度假日,卻沒想到一場閃火意外,卻讓許多人身處煉獄。其中,吳宛儒與依欣同是八仙事件受害者,也是彼此的摯友。

陳爸爸回憶起,當時寶貝女兒緩緩恢復意識,開口第一句話,不是擔心自己的傷勢如何,而是掛念,同行的國小同學宛儒有沒有受傷?對女兒生死關頭仍萬分體貼,陳爸爸心中雖有滿腹不捨,但也感恩女兒有一顆善良、體貼之心。

對於宛儒,依欣心中有許多愧疚,沒有想到,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,本來兩人還計畫一起出國玩,但因為這場意外,讓夢想遙遙無期。

八仙事發後,第一次返回花蓮老家的宛儒,特地從台北坐火車南下,這天,她身穿壓力衣與連身長裙,還貼心為依欣帶了水果茶來,來到病榻前探望,兩個好姊妹相見,有說不完的話題,像是想用洗面乳爽快洗臉、眼睛有時會不明疼痛,感覺苦苦麻麻、睜不開眼,還有初期有壓力禿等等,這些都是只有受過同一場苦,才能明瞭彼此的的痛。

不過依欣笑著對宛儒說,近視也有近視好處呀,動手術只要一摘掉眼鏡,哇!眼前什麼都看不清楚!也不那麼怕了!兩人爽朗的個性,讓病房裡笑聲不斷。

但,即使兩人再怎麼樂觀,生命還是有消化不了的苦楚和痛癢,難免會大發脾氣。「不然你來燒燒看,就知道有多痛!」,彼此對爸媽,都曾發出一樣的埋怨,她倆有默契的相視而笑。

她們是如此激勵自己,努力消化負面情緒,忍受身體傳來,萬箭穿心的痛癢。會脫口而出這樣的話,背後有著情非得已,化不開的無奈,聽在雙親耳裡滿是心疼。

當天,不僅兩個女兒談得盡興,爸媽們也熱心交換照護經驗,宛儒父親提到,自己已經可以熟稔的,幫忙女兒刺破水泡!並且為了就近台北陽光復健,原本老家在花蓮的宛儒一家,不惜全家北上租屋,只為了給予孩子便利的復健環境。

陳爸爸感慨表示,現代很多孩子都認為父母對自己不是特別好,但是在這一次八仙事件中,可以清楚看到每位爸爸、媽媽,都是全心全意,放下手邊工作,就算事業停擺也無所謂,只要孩子願意走出來,每一步穩健的步伐,都是父母心中的盼望。

在好友面前,依欣舉起手臂上一塊沒有受傷的白皙皮膚,表示這裡尚且能打針,不用讓敏感的鼠蹊部位挨針。「我每一次看到這一塊皮膚,就好想哭哦!原來我以前這麼白!」。

為了安慰好友,宛儒開心秀腳上新鞋,怕疼的她,還特地穿上厚重毛襪,保護脆弱雙腳,鞋子也因此大半號,她笑著說,聽說還有人需要穿大3-4號呢!一來一往的對話,好友相見,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。

現在依欣與宛儒,每天都期待著一起出國圓夢,期許明年六月,韓國與日本能夠成行,讓北國涼爽微風,吹進兩人每晚的夢裡。

陳依欣(三)新年新願望,盼來年安好、踏實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 攝影/洪佳如
攝影/洪佳如

隨著平安夜至跨年連假,連串的過節氣氛,不僅在大街小巷傳唱,也感染了仍在醫院病房中,辛苦等待傷口穩定,好積極投入復健的依欣一家人的心。

平安夜當天,就讀慈濟醫學院的二年級學生們,拿著手寫的聖誕節卡片,來到依欣病床前,接連朗誦同學們的集體真心祝福。過去,他們六人曾自發性,來到病榻輪流探視依欣,感謝她的樂觀,總帶給他們多更多的鼓勵。

這群孩子的用心,看在陳爸爸眼裡,是醫療界的希望,他說:「這群孩子是未來的醫生,我很感謝他們願意培養同理心」。不僅如此,護理人員更邀請依欣參加聖誕交換禮物聚會,分享醫護人員在嚴謹醫院生活中,凝聚感情的樂趣。

延續過節氣氛,翌日,長年於慈濟擔任志工的影星席曼寧,於慈濟大廳和病友分享,目前一年僅接洽一部戲劇的她,專心致志服務慈濟病友。在大廳,她和藹的邀請陳爸爸與依欣向前發言,和病友們慷慨分享未來夢想。

影星席曼寧與依欣家人合照。 攝影/洪佳如
影星席曼寧與依欣家人合照。 攝影/洪佳如

陳爸爸堅定、和緩的表示「夢想是遙不可及,目標則是一定要做到。」這些日子以來,他看見女兒,從八仙事件第一天開始,便沒有陷入昏迷的強韌意志力。從瀕臨生死關頭,一路從高雄長庚治療,轉院至花蓮慈濟。雖然目前還不能亂跳,但是仍保有一顆活潑的心,這就是他從女兒身上,見證的生命可貴之處。

從爸爸手中接過麥克風的依欣,由衷感謝的開口:「爸爸、媽媽你們辛苦了,如果我沒有發生意外,你們就不用這麼辛苦。」聽見從小到大,一向獨立自主的女兒,傾訴內心的愧疚與感謝,聽在依欣父母耳中,兩人頻頻以手背擦拭淚水。現場每位病友從安靜聆聽至掌聲響起,感受為人父母、為人子女,互相體諒的心意。

雖然,陳爸爸平時總感慨,每天跑醫院心情實在鬱卒,但是在跨年夜當晚,平時習於回家過夜的他,還是專程留下陪伴女兒、妻子。在倒數聲中,一家人拉開窗簾,看著煙火在黑夜中綻放光亮。新的一年,對依欣一家別無所求,只盼來年依欣身體狀況漸佳,一切安好、踏實,就是最美麗的願望。

陳依欣(四)學習喊痛,而不是忍耐


願景工程 特約記者洪佳如

病房內,王治療師替依欣即時修改壓力頭套。 洪佳如/攝影
病房內,王治療師替依欣即時修改壓力頭套。 洪佳如/攝影

傷友每一步走來,都需要不同專業人員從旁給予協助。尤其在東部,醫療資源雖不如北部、西部來的豐富,但陽光基金會仍努力以工作站形式,服務東部諸多傷友。

其中職能治療師王崇名,更辛苦驅車南北,為的就是為每位燒燙患友製作壓力衣與相關輔具。在他眼中,每一位燒燙傷友,背後都有許多故事,各自人生都有難題需要面對,他所能做的,唯有盡力而為,讓專業分擔傷友復健壓力,將增生疤痕壓得更平整、美麗。

目前王治療師每週一次,固定探訪依欣,不僅提供壓力衣製作協助,也給予傷後意見,病榻前,時常會聽見依欣一家人與治療師的對話,真誠且思量周全。

「王老師,你覺得我要回高雄復健,還是台北比較好?」依欣語氣中有掩不住的期待和迷惑,在醫院待久了,每天所見都是相同風景,容易讓人沮喪,如果能回到遭遇同樣事件的夥伴身邊,相信復健之路會讓人提起精神!她是真心想跟上大家的復健速度。

王治療師沒停下手邊工作,耐心聽著依欣的問題,他保持一派幽默的語氣,反問依欣:「要看妳看重的是什麼呀?」語畢,他立即細心用鉛筆在頭罩上做記號,希望能重新剪裁,填縫考克線。

頭罩順利戴上後,壓著依欣一頭新生的茂密頭髮,知道有些傷友為穿戴方便而理髮,讓愛美的她直呼:「我死都不剪頭髮!」。聽在王治療師的耳裡,立即提出專業上的建議:「如果想留長髮,我們後面可以開一個洞,以後留辮子!」。

秉持壓力衣有穿就是60分合格!這些日子以來,根據傷口復原狀況,試著讓依欣順利穿戴壓力衣,是王治療師的最大目標。

他更進一步解釋,壓力衣就和手工衣製作過程相仿,越能服貼肌膚,就越能將疤痕壓得平整,因此更需要不厭其煩進行微調,一件完成品,可以穿上半年以上的時間,初期調整顯得特別重要。

「我想到台北去!那裡有我的朋友,我們可以一起復健!」相較於陳爸爸較想回到第一時間為女兒治療的長庚醫院,依欣則渴望在好姊妹身邊,一齊為復健之路努力。

「在長庚也很好啊,可以看到不同階段的傷友如何復健,也有很大的幫助」當王治療師退一步檢視頭罩是否對稱時,同時,也退一步引領依欣家人思考,長庚醫院過去歷經高雄氣爆事件,處理過不同年齡層的燒燙患友,相信,不一致的年齡與復健階段,也能幫助依欣理解,每一個階段所需要調適的生、心理壓力。

尤其王治療師認為,每件個案狀況皆不一,但依欣的耐受度很高,習慣對復健力道都說還好,在希望復健能做的更好的情況下,反而容易用力過度,而新生水泡,他說:「妳要做的是學習喊痛,而不是忍耐」。

此時此刻,與其說他是一名治療師,更像是一名老師,口吻溫和而有力。提點了歷經同一場傷痛的朋友,別忘了,復健不貪快,懂得喊痛,並且適時休息,也是掌握復健節奏的成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