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

怎麼支持傷者,才不會讓好意變傷害?


願景工程 記者陳皓嬿/台北報導

八仙塵爆發生近周年,馬偕紀念醫院首度舉辦傷友路跑,昨共64名傷友自竹圍碼頭開跑,...
八仙塵爆發生近周年,馬偕紀念醫院首度舉辦傷友路跑,昨共64名傷友自竹圍碼頭開跑,伴著斜陽映照勇敢再出發。 圖/聯合報系

不管是家人、親友或路人,也許都曾有想關心、接觸燒燙傷傷友,卻發現自己的好意竟踩到對方地雷,反而造成雙方衝突的經驗。如何舒服地和傷友相處?社工師和心理師建議,態度開放、平實、不強加是重點。

如果你是在街上和傷友擦身而過的路人,對方引起你的注意、甚至對上目光時,請給他一個友善的微笑和點頭致意。

陽光基金會心理師牛慕慈說,其實照一般社交禮儀和對方打招呼即可,若見對方有需要幫忙,也可上前詢問是否可協助他,但閃避眼神或是竊竊私語,就會傷到人。

若是和傷友不太熟的同事親戚前往拜訪時,與其單刀直入問對方「怎麼燒傷的?」「復原到什麼程度?」不妨從一般性問題開始和對方聊起,例如最近在忙什麼?有什麼新鮮事?先讓彼此輕鬆熟悉後,再考慮進一步關心。

「就像適婚男女被長輩問起怎麼還沒結婚一樣,問題當中隱含的評論和價值判斷可能被對方讀出,而造成不舒服。」牛慕慈表示,問問題的目的是什麼,在問句脫口而出前請先想清楚。

同樣地,若想熱心給對方建議,例如去哪裡治療、吃什麼保健品等,也要先確定和對方有一定熟稔程度,且自己的資訊來源夠清楚專業,否則隨性的建議也會讓傷友困擾,需避免。

做為傷友的家人,因為彼此的「施」與「受」長期處在不平衡的天平兩端,傷友可能在虧欠感的影響下,希望盡力配合家人的付出,但又會對「我是為你好」、「這樣做才對」等感到壓力太大而想逃。

台大醫院社工師黃佳琦表示,這種情況下,傷友常會覺得自己是「不得不」接受照顧而且要報著感謝的心態,然而有些「好意」不見得是他們需要的,最後常被逼著接受,沒有情緒出口,只能一再妥協直至一方退讓,例如轉為沉默,或是到一方受不了後,造成關係緊張跟衝突。

家人可以提供資訊、開放討論的方式給予傷友支持,但尊重傷友的狀態和選擇,等他準備好,而不是將自己認為對的、好的東西強加在對方身上,而且關心不一定來自主動詢問或給予幫忙,陪伴和聆聽也是很好的方式。

「其實傷友們互相陪伴的力量最大,因為彼此走過一樣的路,說服力才夠」黃佳琦解釋,若傷友感到家人無法同理他的感受,可以協助傷友擴充其支持圈,去認識其他傷友或社群,當傷友和家人的衝突較多時,也可適時拉開彼此距離,減緩相處的不適感。

黃佳琦說,她接觸的個案有不少都表示,希望大家把他們當做一般人對待就好,然而台灣的文化過於單一標準、對多元多樣性的接受度低,相當注重人有沒有符合「刻板完美印象」,(例如女生要長髮、160公分高、白皙文靜等),因此並沒有準備好自然面對像燒燙傷這樣外顯的顏面缺陷。

「這麼多人付出代價的八仙事件,其實是很好的教材」黃佳琦說,但台灣的文化要準備好,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