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

不該全面禁止粉塵活動,重點在於主辦單位有無安全計畫


願景工程 記者李奕昕/台北報導

 攝影/林昭彰
攝影/林昭彰

八仙彩粉趴主辦單位即便沒想到粉塵火災可能,至少應預期彩粉趴比平常玩水營運項目的危險性高,擬定安全計畫;政府未要求民間舉辦活動前「風險辨識」,針對風險建立對應策略,以減少意外發生機會,一旦出事陣腳大亂,沒有能力把傷害降到最低。

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單信瑜說,主辦單位必須善盡注意義務,「對買票的人負起安全責任」,政府應協助主辦單位盡責,要求安全計畫達客觀標準,雖然依計畫行事不代表不會出事,至少活動前準備的防範措施,可在意外時降低傷亡。

他解釋,彩粉趴參與年輕人多,可能酒醉打架,所以要多配置救護車,這些額外考量就是「風險辨識」的對策。

但八仙事件中的工作人員未受安全教育,活動負責人呂忠吉找來友人沈姓男子,幫忙丟粉包給台下觀眾,並持鋼瓶噴灑台上色粉,而志工盧姓男子臨時被叫上台噴粉,第一次噴灑時跌倒,第二次噴完不久起火,顯示主辦單位欠缺「風險辨識」。

單信瑜說,活動可能遭遇火災、地震、無差別殺人、恐怖攻擊,工作人員必須受安全教育,事發時協助通報、維持秩序、疏散人潮,活動前的管控同樣重要,例如提醒心血管疾病者不要參加、重要路口加強部屬人力,在合理範圍內做防範。

單信瑜補充說,當然我們不可能預防「極端風險」,因為無法知道所有風險,也不能針對所有風險防範,應防範最可能發生或有可能發生卻衝擊很大的事件,任何風險管理都要成本,業者應在可接受的風險範圍內做準備,假如超過原先預計的評估與管理,也該將風險分散給政府及民眾,確保將傷害降至最低。

八仙事件後,交通部觀光局發函業者禁止舉辦粉塵活動,消防署災害管理組前組長林金宏批評心態不對,他認為除非經審慎評估,否則有可能在安全情況下使用色粉,不該用「全有」或「全無」的二分法檢討對策。

他說,重點是主辦單位是否寫安全計畫「風險辨識」,防範粉塵燃燒或民眾吸入粉塵,例如禁菸阻絕火源,政府應結合專家審查安全計畫,計畫周全就核定、不周全就駁回,要求業者做到周全為止。

他舉例,美國政府審查安全計畫機制成熟,除了評估交通衝擊及災害處理能量,還檢視主辦單位是否與活動現場周邊居民溝通,若每年在相同地點舉辦同性質活動,首次舉辦時審查嚴格,後續比較寬鬆。

若舉辦活動時不照安全計畫走?林金宏說,美國舉辦戶外音樂會時,若消防隊到場發現有危險性或不依計畫,例如緊急避難出口不夠,有權要求在場民眾撤離,若群眾暴動,還會灑水降溫冷卻情緒,但國情不同,他認為很難套用在台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