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

沒出事等於賠錢?業者安全教育需加強


願景工程 記者李奕昕/台北報導

 攝影/余承翰
攝影/余承翰

重返八仙樂園粉塵暴燃事件,活動現場色粉濃度太高,遇電腦燈熱源起火燃燒,火勢透過每粒色粉如閃電般快速傳遞,燒灼狂歡作樂的年輕人,半封閉泳池讓群眾無處可躲,受傷的人離不開、救援的人進不來,各環節層層出錯終釀成悲劇。

根據新北市消防局的火災調查原因鑑定書,消防署模擬色粉燃燒實驗,從色粉燃點、電腦燈變形及碳化跡證,認定粉塵進入電腦燈引發災難。

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單信瑜說,彩粉趴風險不算高,只要色粉濃度低、民眾距離舞台遠、防範高溫設備,達到其中一個條件,或許悲劇不會發生,主辦單位「太慷慨」,色粉灑到瘋掉,加上半封閉泳池的避難動線一塌糊塗,逃生及後送不及格,活動的事前、事中、事後都出錯。

消防署災害管理組前組長林金宏說,主辦單位在民眾入場時發放四包色粉,從傍晚開始灑到滿地粉塵,還用二氧化碳鋼瓶噴灑舞台上堆積的色粉,讓民眾渾身沾滿粉末,卻不管制火源,即便沒有高溫燈具,點菸也會引起火災,「很多錯誤環節湊在一起!」

他說,這種案例發生機率很低,倒楣的是每道關卡都失守,因大型活動不易管制容留人數,「人多傷亡就多」;主辦單位在台上架設一排「砲筒」,原本打算在活動尾聲齊發,所幸還沒噴灑就先起火,否則瞬間全場火海,後果不堪設想。

究竟主辦單位是否知道使用色粉的風險?八仙事發後,僅瑞博國際整合行銷公司負責人呂忠吉遭起訴,引起社會譁然。檢方引用資料,指該公司在2013年舉辦西子灣彩色節音樂派對時,被質疑使用色粉可能引發粉塵爆炸,該公司透過臉書澄清「除非在密閉空間達高濃度或有火源引燃才有危險」,因此認定呂早已知悉塵爆可能性,應注意而未注意。

至於其餘工作人員,檢方認為,呂沒有對工作人員及志工施以安全教育訓練,也未告知參與民眾色粉具危險性,以致工作人員無法盡注意義務。

對此林金宏說,即便主辦單位有基本安全觀念,不過有觀念與有能力處理是兩碼事,這牽涉是否重視安全,主辦單位可諮詢專家或安全顧問,但誰願意花錢?業者常輕忽安全,認為花錢投資安全,「沒出事等於賠錢」,顯示台灣欠缺安全教育。

他舉例,自己多次舉辦消防營隊,辦活動前必須設想面對煙熱的保護措施,帶領孩童體驗火災前,一定會發放眼罩及防毒面具,並使用感熱貼紙偵測,高溫時禁止小朋友觸摸,結果營隊辦到虧錢,因為投資太多安全成本。